大理寺的办事效率还是相当快的。
次日罗彦到了大理寺的时候,便看到李靖已经被请到了公堂之上。
当然了,可不像电视剧中那样动辄让人下跪。此事李靖虽然是犯官,可依旧被请到了堂下的座位上,倒上一杯茶水,让其舒服地饮用着。至于主官戴胄,则是陪着李靖说话呢。
见罗彦进来,两人起身上前相迎。
“诚国公来的好早。”戴胄这般说着,却忘了他和李靖来的更早。
罗彦笑笑:“让两位久候了。要不,咱们再聊聊,然后开始说那些事情?”
“不用了,既然诚国公已经到了,咱们就开始吧。这件事情,还是早些平息的好。要不朝堂动荡,我等也心里不安生。”李靖反而有些急切,不等戴胄说话,自己就张口请求罗彦他们早些处置。
和戴胄对望两眼,彼此点点头,便应下了李靖的央求。
看看堂下已经有差役和笔吏候着,罗彦与戴胄坐上正堂。
看着李靖站在那里,戴胄皱皱眉头,开口说道:“卫国公还请坐下吧。如今你尚不算是犯官。如此站立,倒是让我等惶恐了。”
看着李靖似乎是想要拒绝的样子,罗彦便插嘴道:“按理来说,卫国公此事应该是站在宗正寺的堂下,毕竟身为勋爵,要是犯事,定然是归属他们管。然此事事出在职而非爵,大理寺接手,便是以官职来论。公未曾被陛下夺官,便依旧是朝中重臣。自古刑不上大夫,岂可自降身份,做此有失颜面的事情。”
罗彦的这些说道,就是连戴胄都被忽悠愣了。回头看了罗彦两眼,这才对李靖说道:“诚国公说的在理。卫国公,你还是请上座。如今我等只是问话,不必如此。”
见两人都这样的说辞,李靖自知此事做的有些草莽,因此点点头,坐到了方才的座位上。
这时候,罗彦才对一边的笔吏点点头,示意他开始记录此次的堂供。
说是审问核查,其实就是问些固定的问题。类似罗彦之前朝堂上提出的几个一点,都让李靖做了详细的回答。这一讲,便是两个时辰,看着太阳都冒过了头顶,李靖的供述才算是结束。
那笔吏吹干了最后一页纸上的墨痕,将一叠纸张送到罗彦和戴胄面前。
这是要两位主审检查供词了,这个过程中,主审要纠正其中的疏漏,同时查漏补缺。那笔吏也是狱讼的老手,看着戴胄和罗彦对李靖的态度,加上李靖本身的名望,居然将这一大叠供状写的滴水不漏。从字面疑似上看,李靖压根就半点罪行都没有。
“此处‘乱军劫掠,再三制止’有些错误,卫国公身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