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等待侵蚀着殿中不少大臣的心。原本的不安逐渐转化为躁动,而被强行按捺的躁动就化作了朝堂上越来越激烈的争辩。原本只不过是三两句温言细语就可以解决的事情,硬是被这些朝臣吵闹拖延了不少时间。
这份短暂但有漫长的等待终于在殿外的一声中气十足的唱名声里结束。
内卫,一种在黑暗和光明走游走的皇权力量。穿着和千牛卫没啥区别,唯一的辨识方法就是上下线指认。显然,这是很不可能的事情。好在内卫也没有过分干涉朝臣生活,大部分的工作呢依旧是风闻言事罢了。所以这才不会引起恐慌。
进殿的男子按照千牛卫的衣装,品秩应该在正五品。
但是朝臣们可没有因为这个就小看了此人的身份。果然,此人进殿上前,一拜之后就让人惊诧于他的身份:“二等侍卫凌阳拜见陛下。依照陛下嘱咐,我等已经将诚国公府上一应账簿悉数带来。此外,还在附近数个街坊和东西市都打探了一番。”
乖乖,二等侍卫已经是武官从三品了。此人这么低调,以前居然都没有见过。
“既然如此,你且先将账目呈送上来。顺便,和众卿家说说你们从东西市和街坊里大厅来的消息。”
谁不好奇啊。李世民就差一脸猴急的表情,就能将他迫切希望看到账簿的心情彻底表露出来。内侍走下去接过凌阳手上的一大叠账本,而后交到李世民的手上。后者便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
至于这凌阳,则是向李世民一拜,便嘴巴像是关不住一样,诉说起属下汇总上来的见闻。
“据我等探访,自陛下继位之初到如今,诚国公及府上仆役去东西市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每次过去所买之物,价值高者不过玉坠等物,价值低着多为吃食,数年来消耗不过二十贯。”
这是一个神奇的数字,让这些官职显赫的大臣们就有些脸上挂不住了。这都四年了,才二十贯,差不多也就是如今罗彦两三个月的俸禄。
好些人就差骂罗彦吝啬了。
但是接下来让群臣们疯狂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凌阳神色中似乎颇带玩味地说道:“原本我等以为这不过是诚国公不常在京中,因此才有这等作为。但是查询过他在京中生活的时候,府中的支出,倒是真让我等万万没有想到。”
说完看了罗彦一眼,神色极为复杂。
凌阳的这个转折让很多人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沿着这个口吻讲下去,岂不是要说罗彦之前的作为不过是作秀,真正的面目则是生活骄奢,花天酒地的人了?
但是这种期待很快就被凌阳一个动作给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