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崔颍与卢凌两人的交谈并不复杂。三人的交情也不至于连家族的那点阴私都要拐弯抹角。几轮酒过后,便由卢凌起了头。
“罗兄,想来你也清楚我等前来是为了什么。不知罗彦是什么打算?”
罗彦饮完杯中酒,笑着对两人说道:“之前就说了,你我交情,不必掺杂太多家族利益。卢兄既然说了,那我就很明白的告诉你们。之前我的作为想必你们也知道,并没有刻意针对过谁家。便是那太原王氏,我也想来没有找过他们的后账。”
“说的倒也是。只是此次,唉,说来真是惭愧。”卢凌被罗彦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羞于启齿。自己家那族叔真是个二货,卢凌都有些想骂他了。你说你逞什么能啊,满朝文武难道其他人就没张嘴么?
看着卢凌有些尴尬的神色,罗彦笑笑:“卢兄不必如此。其实,如果我真要是想找麻烦,当时在朝堂上说出来的就不是西市的一家店铺那么简单了。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那族叔?”卢凌开始试探。
“放心,我不会穷追猛打。朝堂上的事情已经够他喝一壶了。不过,他要是因此心怀怨愤,想要找我的麻烦。那么我就提前告诉卢兄,如果还有下次,我罗彦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此次要是他真的底子不干净,只怕如今虽然不会深陷囹圄,但是责罚总是逃不了的。
卢凌被罗彦说的有些讪然,只能不住地点头。倒是一边的崔颍对着罗彦说道:“罗兄真是大度。想来表兄回去定然会向族中禀告。此事必定会给罗兄一个交代的。”
“交代倒是不必了,只要往后不要将眼睛老是盯在我身上便是了。好了,两位仁兄就不必多说了,你们的来意我就做个直接的回答,五姓七望当世豪族,我自然也不远轻易得罪。如今的规制,只要你们做的不是太过分,给县中百姓一条活路,我罗彦哪有那么多心思和你们抬杠。不知这个回答,几位还满意么?”
五姓七望一半的钱财是来源于经商,至于土地,那是他们经营的根本。所以对于县中百姓,自然不会太过欺凌。罗彦这么一说,其实就是让两人安心。
果然,听到罗彦这么一说,两人眼睛一亮,随后大笑着:“我等正愁不知如何说这些事情呢。罗兄如此,倒是让我两人妄为小人了。罢了罢了,如此皆大欢喜,便继续吃酒好了。”
最重要的事情解决完,三人便开始欣赏着音乐吃吃喝喝起来。
美妙的音乐做伴,又有毫无心机的好友在旁,罗彦感觉这顿酒吃的也算是畅快。正好无事,这一醉方休的念头就越发重了。言语之间,每每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