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u?l<f??(j?V?(+?Y??%???;??1K0????e????vm,???话让李道彦兄弟两人脸色大变。\r
李神通可是真正的精元亏损致死的,这怎么可以宣之于口。要是传扬出去,岂不是要将其名声彻底败坏?这可万万不能够啊。荒淫无度乃是道德沦丧的表现,这人死了,难道还不让其安生。\r
“陛下,我等也不要诚国公做傧相了。只要那些医士能够在父王灵前叩头就是了。”\r
这俩孩子也真是苦,欺软怕硬,到现在还想着咬两个装门面。\r
谁知道就在两人充满期望看着李世民的时候,罗彦又开口了:“那些个出家人说的好‘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我万万不相信,几幅温补的药方能致人死命。你等不思如何在灵前尽孝,怎的,想要借此在朝堂立威么?其心可诛。”\r
“他等医治父王未曾尽力,不然也不会有今日之事。身为苦主,我等要求其为我父王烧挂纸钱,赔礼道歉难道都不允许么?如此以来,还要这些庸医做什么?”李道彦方才只提出了两个请求,这会儿想着挽回面子,所以罗彦这里吃了亏,自然就更加不愿意放过那些个御医了。\r
“嘿嘿,不为尔等诊治,乃是大罪;为尔等诊治,出了问题也是大罪。既然左右是个得罪人,还不如就此不再为医,管你等的死活。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你等之所卑,然并非你等的奴才,能随你心意定其罪责。依《贞观律》,误诊而杀人,偿钱十贯并丧葬费用。非遵医嘱者,不座。”罗彦念完一句律法,将视线转到李道彦身上:“对了,还有一句,诊后三日再无牵扯,若有以此追责者,以诬告论。你不谙熟律例也没关系,我替你说了,不知道你该如何选择啊?”\r
一时间李道彦被罗彦这个凶神吓得后退了两步。待想起这是朝堂之上,罗彦不敢寻衅滋事,这才壮了壮胆子站定。但嘴上已经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出来了。\r
“行了行了,罗彦,此事你也退让一步。待鸿胪寺商定出殡之日,你等便随我前去吊唁好了。至于所谓的叩首之类,纯属其言辞有失,你也不必过份苛责。行了,还有其他事情的话,便呈报上来商议一番吧。”李世民打了个圆场,算是将此事轻轻揭过。\r
回到自己的位置,罗彦心里暗想,此事还不算完呢。\r
不过李世民既然安排了一起去吊唁,罗彦自然不能够再生事,只好暂时按捺情绪。要是李道彦还是派人去自己府上闹事,那可就绝对不会再忍让了。\r
王公的丧礼前期准备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