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领着长乐走到一处空地,让人取了绣垫放在长乐身下,自己则是与那少年们一般坐在草地上。随后又招招手,将长乐原本准备好的那些酒菜蜜饯肉脯悉数送到这里。
见罗彦这般大方,那些个少年纷纷叫好。
“不想我等今日倒是遇到个出手阔绰的同好,哈哈,为这位出手大方的仁兄敬一杯。”也不知是谁的提议,一干人纷纷聚齐酒杯向罗彦示意。
“我二人冒然前来,不被当作恶客便已经是诸位抬爱了。这些吃食,不过是题中应有之义,怎能当得诸位这般客套。实在是让晋某愧领了。”与这些少年没有半分的龃龉,而且相互间都这么好说话,罗彦倒是没有了为官时的强势。
待喝过三巡酒,便继续开始了酒令的游戏。
不论是击鼓传枚,还是接龙诗,罗彦都做的滴水不漏。惹得大萝莉美目时时盯在罗彦身上,心里也不知道想着什么,只是嘴角一直含笑,好不娇羞。
这般的游戏又玩了数刻,时间都差不多到了晌午,虽然灌了不少酒水,但是肚子还是不踏实。所以便开始了热闹的午饭。
餐饭之间倒是有不少少年对罗彦的身份表示好奇,更是有胆大的,言辞间居然有向罗彦试探长乐的婚嫁。罗彦只是笑而不答,实在被追问不过,也是以已有婚约搪塞。倒是长乐,因为这些恼人的问题,在暗地里不知拧了罗彦多少下。
这边罗彦是痛并快乐着,而少年们则是看着这对奇怪的兄妹议论着。
就在杯盘狼藉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很多人都向着城门那里拥过去。
罗彦这边的少年们也颇为好奇,顿时就有人想过去看个究竟。见状,招招手,叫来一个卫士,然后嘱咐道:“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及时禀告。”
安抚了躁动的少年们,罗彦笑着说道:“稍安勿躁,我已经差人前去查看了,想来不过多久就会有回信。我等还是歇息片刻。”
不消片刻,侍卫就已经打探到了消息。
“郎君,遣唐使来了。”
“什么?”罗彦闻言,惊讶地手中的蜜饯都拿不稳,掉到了地上。
而那一干少年,则是纷纷议论起来:“遣唐使?不是说早在去年就已经来了么,怎的还有一批?”
“这你就不懂了吧。去年那一批,是前来先来向皇帝请示的。得到了皇帝的同意,这才会让人回去送信,然后将真正的遣唐使送过来。我也了解过,这次来的才是前来学习的,去年的那几个,充其量也就是使节。”
“原来如此。”问话的人了然。
但是也有人心怀困惑:“那遣唐使不是倒卖皇帝恩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