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这章污了。
那犬上三田耜虽然被罗彦让人打落下马,但是罗彦只是想警告他一下。所以之前所说的治罪啊之类的,在转身离去的那一刻统统都当作了废话。
待罗彦走后,这鸿胪寺少卿才抹把冷汗,对着那些侍卫说道:“行了行了,诚国公都走远了,赶紧把人放了吧。你等是有诚国公保着,可是苦了我了。”
不迭地叫苦声中,这鸿胪寺少卿看着犬上三田耜几人说道:“你们这些倭奴也真是好胆,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等胆子。在长安呆了这么久了,居然也不打听打听这位爷的脾气。突厥的颉利可汗都是他的阶下囚,你们那个弹丸小国还不自量力招惹他。”
说完之后也不理会犬上三田耜几人,对着那些被罗彦给震慑住的遣唐学者往前一指,便径自往前走去。
罗彦当街大发神威,让大萝莉眼中饱含着崇敬。这等强势的男人,在宫中可是绝无仅有啊。所以亦步亦趋地跟在罗彦身后,直到走到宫门前。当罗彦停下脚步的时候,傻丫头差点就撞到了罗彦身上。
心如同小鹿一样乱撞,看着罗彦转身过来,很是严肃地对她说道:“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在宫中带着,我可能会很忙。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差人到我府上告知一声,我会抽时间办妥。”
说完摸摸大萝莉的头,在侍卫们惊呆的眼神中吩咐:“你等且先送公主回宫。”
在大萝莉恋恋不舍的眼神中,罗彦转身往自己家中走去。
说句心里话,此时的倭国和彼时的日本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里,如果是某些人,定然会觉得罗彦不改将记忆中的某些事件迁怒到这些人身上。但是自从看到向犬上三田耜这样的人,罗彦就知道,那个弹丸之地是天性如此。上层统治者一直都是这个尿性,那么将来就算是其子民温驯,被一群白眼狼领着,也不会善良到哪里去。
还不如,就在这根子上将其掐灭。
罗彦要好好想想,到底该如何处置这些遣唐使。
以自己如今的本事,肯定是没有办法阻止这些人到处学习了。但是对于某些自己掌握的东西,罗彦也不会随便就交出去。
比如那海水制盐和土豆,还比如自己抄袭自后世的某些著作,以及自己能够影响到的东西。
想清楚了这些东西,罗彦就开始在纸上记述起来。
次日早朝,依照惯例卯时起来,匆忙赶到宫中。不出罗彦所料,今天就要开始讨论安排那些遣唐使的问题了。昨日罗彦粗略地扫了一眼,也认出了其中一些倭人的身份。僧侣,农夫,学者,小鬼们果然是想的周到。
方才上朝,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