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听到脑后生风,立刻俯身,随手右腿用饱了力气,朝后就是一蹬。
若侯君集只是劈砍,罗彦的这番动作虽然利落,但是怎的也要被下落的刀势给砍中背部。
偏生侯君集在这个时候杀心大起,竟然是想着要一击毙命。所有朝着罗彦的脖子横扫而来,若是中了,定然立刻让罗彦脑袋和身体分家。
可巧就巧到这点了,用足了力气的他在罗彦俯身的时候压根没有收住刀,反而是被罗彦一蹬,就这么撞在了厚重的门板上。这一下子可真是不得了,原本就被罗彦收拾了一回,这次罗彦没留手,还真是把侯君集给弄得上不来气。登时就倒在那里,刀也撒手了,只是抱着小腹上气不接下气。
侯君集这厮本来就是个不会弓马,谋略不精的人。在一众大将军中,这厮就是个垫底的。偏生他又极擅趋炎附势,所以这才爬上了大将军的位置。
禁军大将军本来就不待见这厮,这回更是做出这等小人行径,那便更是生气了。
“来人,给我把侯大将军架到马上,随我一道进宫。”朝着手下一喝,对罗彦点点头,这就转身上马了。
“将军,这些右卫的士卒怎么办?”禁军一个小校问道。
“押着,什么时候侯大将军好了,什么时候领人回去。”说完之后,便打马往皇宫方向走去。
虽然这会儿还是戴罪之身,罗彦也还是得到了好待遇。禁军的士卒给他牵来一匹马,然后就跟着一群人走着。
天色已经擦黑了,这才走到宫中,而李世民就在太极殿中一直等着。
一进大殿,侯君集就大声哀嚎起来,嘴里不停地哭诉着罗彦如何无礼如何暴力。而罗彦,则是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双方都有错,侯君集哭诉的再厉害,难道就能够掩饰他方才背后偷袭以求杀死自己的事情了?
见罗彦和侯君集一个站着一个被人扶着。李世民登时就大怒了:“罗彦,你真是好的胆子。朕派遣右卫看守,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不想你居然这么大胆子,和右卫动起手来。”
李世民虽然宠爱罗彦,但是侯君集的圣眷也不差。此时见侯君集这个狼狈样,早就听说两人打架的李世民猜也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所以压根不问情由,对着罗彦就是一通怒吼。
罗彦这个时候不想说话。原本以为这件事情李世民怎么的也得到了禀告,如今前来也该是各打二十大板。可是如今看来,李世民脑子压根就没清醒过来。不论自己怎么说,李世民都会认为自己是在狡辩是在顶撞。
本来自己就是因为这张嘴获罪的,如今要是还这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