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在宫中被翻红浪。
罗彦府上,此时却同时迎来了数位军中将领。以程知节为首,带着段志玄,张公瑾,尉迟敬德等六七人,个个一身便装,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罗彦的宅邸。
其实罗彦已经等他们很久了。但是今日才来,那就说明委托给他们的事情估计是有了着落。
下人通报的时候罗彦就慌忙迎了出去,到了中庭,就看到几人已经走了过来。
将他们让进书房后,刚刚坐定,程知节一干人等就歉意地说道:“罗小子,实在是过意不去。前几日那些耍嘴皮子的文官不来,我等这些武夫贸然前来,只怕又要给你填许多麻烦。而且你委托我等的事情也确实需要花费时间。所以不能亲自前来吊唁,还请见谅则个。”
罗彦明白程知节的意思。吊唁三天,好些个当朝三品以上的官员都没有过来。就算是有些交情的,也不过是送来了祭品和表文。
有些人是自持身份,也有些人是被这另外的一些人给裹挟了。
真要是满朝文武都要吊唁陆德明,只怕将来对陆敦信也没有什么好处。
何况,罗彦真正交给这些人去办的事情,在他看来比前来吊唁要好多了。
“那,罗彦所托之事,不知几位打听的如何?”罗彦没有管他们的道歉,而是直接问起所托之事。这样虽然有些失礼,可是也能够让他们知道,自己关心的不是这个。
罗彦提起这件事,却让几人一阵羞愧。“别提了,你也知道,我等就是些武夫。要是说在长安地界上打听消息,却是我等也是行家里手。可是事情就怕做一半。”
说到这里罗彦的心就沉了下去。
“那些个能够刻版制书的作坊,在长安也不过是四五家。但是各个都有些来头。我等上门,那几个掌柜嘴上答应的欢快,态度也极为恭谨。但是一提到印书的事情,嘿,真是他娘的憋气。”
说到这里程知节就一脸气呼呼的样子,将茶碗在桌上一放。
而段志玄则是接过了话头。
“他等先是问我刻印什么书。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刻印,什么,原本觉得以你和陆夫子在士林中的声望,怎么的也该让这些人喜不自胜吧。谁想到一提你的名字,那厮居然告诉我,他们作坊今年经营不善,就要关门了,东家不准他们接活。”
紧接这着张公瑾说道:“我这处倒是同意刻印,但是价格,罗彦,你跟我说说,你们读书人的这书真有这么值钱?听那厮说,一页纸刻版就要二十贯。乖乖。”
至于尉迟敬德,早就有些不耐了,开口就骂道:“一群犬养的。老子从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