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朝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太极殿迎来了又一次朝会。
与热闹的朝堂不同,诚国公的府前那悬挂起来的缟素尚未撤去。似是主人也并没有撤去的意思,就让它这样在风中凄清地飘舞着。
昨日的热闹似乎是梦幻,人们再也看不到有什么马车驶向诚国公府。或是从诚国公府上走出来什么人,前呼后拥地往坊外走去。街上的行人似乎对此也毫不惊讶。一个失势的国公,门前能有一时繁华也就罢了,长盛不衰,怎么可能。
骄阳一点点的升起,转眼之间,又到了巳时。只待过了这个时辰,就是回家吃午饭的时候了。
就在此时,几个内侍带领着数位千牛卫,来到了罗彦的府上。
内侍一般是不出宫的,即便是出宫也不能来到朝中官员的宅邸。既然这些人这样过来,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便是宣旨。
人们瞬间开始好奇了。
昨日车水马龙,今日太监临门。看来之前这诚国公失势的传言不准确啊,今日想必是有什么大好事。停下了闲散的脚步,在附近围上一圈,只等着这太监宣旨,好听个究竟。
罗彦府上的下人见到内侍过来,手里又端着明黄的圣旨,哪里敢怠慢。急匆匆地跑进内院,向罗彦汇报道:“郎君,有内侍前来宣旨。”
这宅居的生活,节奏自然是极为舒适的。此时罗彦正捧着一本书籍,盘膝坐在一处树荫下,散漫地读着。听闻有内侍前来,心知自己所请只怕是有了结果,也不慌张,对那下人说道:“你等且去摆设香案,我换身衣服,便出去接旨。”
如此吩咐过,这才起身回去换衣裳。
内侍们也是习惯了这般等候,看着诚国公府的下人急匆匆的摆好香案,又等了一刻时间,这才看到穿了一身官服的罗彦走了出来。
见这内侍也是自己的老熟人,李世民身边的贴身伴儿,罗彦笑了笑。朝着这内侍拱拱手,便示意其宣旨。
一时间门前跪伏了一片,但是宣旨的内容无非就是同意罗彦在家设置灵位守孝,但是罗彦身为外姓,又是朝中大员,不可以私情废公,所以只允许他守孝一年。
对于这个结果,罗彦已经很满意了。虽然辞官最终还是没有得逞,但能够替陆德明守孝一年,在家静静读书,对他来说也是足够了的。
内侍宣读完旨意,待罗彦起身,便将圣旨递给了他。随后很是热络地说道:“诚国公两度请求致仕,所为皆是孝行。宫中无有不赞扬诚国公之仁义的。只是,诚国公守孝也就罢了,何须这般轻率。冒然致仕,惹得陛下甚是不快呢。”
这内侍既替李世民说了好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