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能够拜罗彦为师,李恪是充满惊喜的。
之前他在宫中不过是听说罗彦的名声,但是其真正的本事却没有亲眼见到半分。即便是出宫,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有想着往罗彦身上凑。直到那次罗彦邀请他谈活字印刷术的问题。
如今李世民还没有说出“英果类我”的话。
加上李承乾储位稳固,李泰又颇受李世民喜爱,所以他这个庶子是半点机会也没有。
但是,如果能够借助罗彦的本事,让自己在其他人争夺皇位的时候保身,那就相当不错了。这一点,李恪进宫跟自己的母亲杨妃聊过。作为杨广的女儿,杨妃经历过宫中的种种斗争,自然知道有朝中大臣的照应,他们母子也能够平安许多。
所以拜罗彦为师的主意,其实还是杨妃出的。
拜师后的第二天,不过是卯时二刻,李恪便兴冲冲地被车驾送到了诚国公府前。很是恭敬地让人敲开门,立刻等着门子入内通禀过了,这才被带进去。
这时候立刻压根没有摆一点皇子的架子。
原以为自己会被带到书房,或者是吃点早饭。可是李恪却过于乐观了。微弱的星光下,他被几个侍卫护着,居然到了一处空地上。而他的眼前,罗彦正在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
慢悠悠地,像个小老头。这是李恪的第一印象。随后就在微寒的晨风中,一动不动,看着罗彦在那边耍着。
一刻,两刻,三刻……
星光消散了,东方亮了,太阳出来了……
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罗彦这才缓缓地做了一个收功的动作。随后看着在那里有些瑟瑟发抖的李恪,说道:“耐性是有了,诚心也是有了。可是和所学的东西,差的太多了。”
李恪如今拜了罗彦为师,心里也多少有些尊敬,可是被罗彦这样说,心里却没气个半死。合着,你是那我当猴耍呢。
不理会有些憋气的李恪,罗彦对他身后的几个侍卫问道:“你们可曾看清楚,我方才练的是什么?”
“诚国公,你要小人说,小人可就照实说了。我看啊,你方才压根就不是在练什么,你是魔怔了。”李恪身后的侍卫是从北衙禁军里头挑出来的,可不怕罗彦。
这个答案让罗彦一愣,原本还想装逼,却不想被这厮给打了脸。而其他几个人,看到罗彦那无可奈何的表情,顿时大笑起来。
“嘿,你说我是魔怔了,你信不信,就我方才那些动作,你根本打不过。”罗彦有意挑衅,便朝着那侍卫说道。
“诚国公要是不怕贵体受伤,不妨就让小人见识一番。”早就听说罗彦功夫了得,这会儿罗彦让他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