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哪里能够不惊讶?
如今宗室使用的白糖都是工部下辖的作坊制作的,但是不同于之前的黑糖,他这个亲王白糖的供给每月也不过是三斤。甚至比供给给他的饴糖数量都少。
由此可见,其物之稀有。而那句物以稀为贵,便可以用到这里来。
而此时这倭奴居然大言不惭,要向罗彦请教制糖的办法。难怪其会带着大批的礼物前来,罗彦说的果然没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倭奴不仅有所求,还所求甚大。
立刻有些迫切地希望听到罗彦的答案,所以转身看向罗彦,等着他开口说话。
“小野妹子是你什么人?”出乎李恪的预料,罗彦没有说答应还是不答应,而是询问起这样一个人名。
似是提到了痒处,这小野成武笑道:“诚国公果然见识广博,小野妹子,正是家祖。”说完还向罗彦一拜,表示敬佩之意。
原本以为这场谈判到此就要顺利地走下去。可是,让小野成武失望了,罗彦非但没有答应,反而诘问道:“怎么,大业年间,你的祖上从前朝带走了制陶冶铁造纸司南等数十项技术,而今,你们还不满足,想要将我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东西也一并带走?”
就在他开口解释的时候,罗彦便再次开口:“将其架出去,顺便告诉门子,往后这些人前来,无需通报,唤家丁将其打走。”
小野成武一脸吃惊地被拖走,而罗彦的向李恪解释的声音却回响在耳边:“你莫要看这倭国弹丸之地,却是个贪心不足的。他们那里盛产甘蔗,而且百姓皆是那所谓天皇的奴隶。同时暗地里和百济交好,若是将这门技术传过去,只怕将来我大唐市面上,反倒是倭国的白糖要更多一些了。”
李恪有些迷茫地点点头,也不再发问。
看着眼前这个孩子一脸的痴呆相,罗彦摇摇头,朝着后边的侍卫吩咐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将你们的王爷送回府上吧。”
看着李恪被带走,罗彦心里却并不平静。
自己制糖本来是一件非常机密的事情,一应事务也都是在李世民的亲手操持下将制糖作坊严加看管起来的。可是如今看来,这件事情依旧走漏了风声。
不说这些倭奴做事简直是见缝插针,但是大唐本身有些人就绝对靠不住。
只是,自己幽居在家,这件事情也无法插手,只能是做好自己能做的。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小鬼子的厉害之处。就在小野成武回去之后,有些不甘心的他,想着当初自己祖父向自己传授的中原官场的规则,不禁想起了一条狠招。
他两次拜访诚国公府,都是闹得人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