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一夜之间罗彦到底是怎么无视内心的谴责而被翻红浪的。
当再次睁开眼睛,天尚未亮。看着身边的玉人儿如同小猫咪一样窝在自己怀里,罗彦有些惭愧。长乐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在这个女子普遍早熟的年代,自己还是有些禽兽了啊。
不过,如今也只能想着,怎么样将长乐的身体养好了。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大萝莉的秀发,罗彦蹑手蹑脚地起来,穿好衣服,走向厨间。
此时厨娘们早就起来忙乎了。见罗彦进来,纷纷大惊。一时间都起了身,有些局促不安地问道:“公爷,厨间此时尚未备好早饭,请公爷恕罪。”
摆摆手,罗彦笑了笑,看着那些有些惊慌的厨娘们说道:“行了,不要慌张。我来,是想问问,早间可炖了鸡汤。”
“公爷说的哪里话,这等事情我等怎会忘了,这会儿老鸡刚入了砂锅,人参也填了进去。只待一个时辰后,便可送到公爷房中。”有一老厨娘,很是利索地答道。
点点头,罗彦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这是一些红糖,天亮了着人买些阿胶来,以一钱阿胶兑三两红糖,加水一斤煮到水开。然后端到房中来。”
长乐这般小的年纪,虽然自己已经极为注意了。但是年龄毕竟太小,元气尚未养足,所以罗彦也只能用各种方法来让长乐身体更加健康了。
当罗彦再次进入卧房中的时候,大萝莉已经微微睁开了眼睛。虽然被罗彦折腾了一夜,此时极为疲惫,不过看到罗彦进来,还是有些羞涩地将头蒙在被窝里,这才脆生生地问道:“罗彦,你怎么出去了?天冷,赶紧进来暖暖。”
听到这里,罗彦顿时觉得心都融化了。
只是刚才外出,一身的风寒,要是就此上了床,定然会影响大萝莉。因此罗彦只是笑笑,朝着大萝莉说道:“你且先睡着,我在这里坐会儿。”
大萝莉一时间没了声音。
罗彦坐在桌前,填上一杯水,喝了几口,觉得身子暖和了不少,便起身往窗前走去。
忽然,大萝莉从被子中将头钻出来:“罗彦,你还是上来吧。你在下边,我睡不着。”虽然眼睛还是有些迷糊,但是那声音里饱含着羞涩。不用看,罗彦都知道大萝莉这会儿定然是脸色通红的。
左右这会儿风寒散去了不少,罗彦也没有犹豫,脱去外头的衣衫,自是上了床榻。
虽然被大萝莉这样的小女儿姿态惹得有些蠢蠢欲动,不过来日方长,这会儿再继续,大萝莉身体难免承受不了。所以上了床,却也没有做更多的动作。
只是,他没有动作,不代表大萝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