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似乎有些不情愿,罗彦向她看去的时候,居然小嘴还撅了起来。
点点头,告诉她没事,这才跟着李世民走出了大殿。
在殿中呆久了,猛地出来,还真是有些冷。抖了抖身体,罗彦就被李世民带到了偏殿。
那几个内侍想要跟着进去,结果李世民说了一声:“都给我外边呆着。”便一个个远远地离开偏殿,等着李世民的再次召唤。
偏殿中此时就李世民和罗彦两人。指着身前的绣墩:“坐。”
看着罗彦很是听话地坐下,李世民这才问道:“找你来的目的,你应该清楚吧?”
罗彦苦笑一下,点点头:“陛下是想问,那传国玉玺的来历对吧?”李世民能够憋到现在,也算是城府了得。这件事情他早有预料,所以此时很是自然地将其宣之于口。
“不错。”李世民此时眼神变得非常凌厉:“我问过了萧妃,她说当初投奔突厥的时候,传国玉玺落到了颉利手上。后来她们出逃,并没有将其带来。随后我也问过颉利,其逃窜之时,慌乱中也未曾将玉玺带走。”
停顿了一下,李世民继续说道:“我也暗中命人查了当初突袭突厥牙帐的士卒,但是均未有收获。你甚至连突厥牙帐三里内都没有接近过,那传国玉玺怎的会在你手上?而且,既然早就在你手上,为何不早早献出来?”
李世民说到这里声色俱厉。
传国玉玺啊,这些年他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去找。心里更是插着一根刺,毕竟没有这玩意,在外人眼中更是名不正言不顺了。
而罗彦不声不响就将其搞到手,更是隐匿不出。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以至于话问完,李世民直接站起来,俯视着罗彦,似乎想用这种办法让罗彦感受到威严和压迫。
罗彦笑了笑:“陛下要是信得过我,便听我将事情说完。”随后也不看李世民的脸色,自顾自地说道:“陛下心里所想,我岂能不知。玉玺来历,其实很清楚,前段时间,我派人去了江都一趟。”
“去江都?”李世民有些不解。
“杨广当年被害,陛下真觉得,一小小的萧妃,能够在众多骁果和宇文化及那个老狐狸的手中,将这等绝世宝物带走?宇文化及怎的不知道这神器之重要。”
在李世民有些惊惧的眼神中,罗彦缓缓说道:“所以,萧妃带走的,压根就是个假货。而微臣先前在家幽居,仔细将这些事情思考了一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李世民情不自禁地追问。
“玉玺还在江都,但是不在江都行宫旧址,而是在宇文化及的府上。那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