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来临,又是洋洋洒洒的好几场雪。
大萝莉这些天每日里和罗彦腻在一起,浑然不知转眼间又到了过年的时候。
大年三十。一场中雪不期而至。陆陆续续下了约摸有半天,这才放晴。虽然天空中依旧高悬着太阳,但是半点也不济事。空气是该怎么冷就怎么冷,雪是该怎么堆依旧怎么堆。
到了申时,仆役们不得不出来打扫庭院。而罗彦则是一个人操持着祭祖的事情。
继续是不能有女眷在场的。加上天冷,祭祀的地方又是祖屋,常年不住人,有些冷清,所以罗彦就将长乐扔在了暖阁中。
想想还真是有些郁闷。以前自己孤身一人,这祭祖就一个人来操办。如今娶了媳妇,依旧是一个人在操办。果然这独生子女就是不好,各种各样的难处都要独挡。
是该要个孩子了,不,应该说是要两个。只是,长乐还小。
罗彦想想都觉得有些蛋疼。
带着些许幽怨祭祖结束,吩咐仆役们将那些供品之类的拿下去分了,罗彦一个人往长乐的暖阁走去。
“罗彦。”远远的看见罗彦走来,一直守在窗前的长乐顿时开心地叫了起来。而罗彦抬头看着那般欣喜的大萝莉,心里却是有些愧疚。
看到院中仆役们正在扫雪,罗彦忽然就来了主意。
对着长乐招招手,罗彦喊了一声:“穿暖和一点,下来,咱们做个好东西。”见长乐闻言立刻消失在了窗前,罗彦笑了笑,指挥着仆役们将那洁白的雪堆积在一起,用木锨拍实。
不过是片刻功夫,雪还没有堆起半人高,长乐便已经走到了罗彦面前。
“罗彦,你怎么才来?”似是有些抱怨,但大萝莉已经将罗彦的胳膊紧紧抱住。就像是小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咱们到底要玩什么呢?为什么要堆起这么多雪啊?”
妙目看到这些,瞬间化身为好奇宝宝,连声问着罗彦。
罗彦这时候还在卖关子:“等等,过会儿你就知道了。”倒是惹得大萝莉一阵娇嗔。
差不过又过了一刻,雪终于堆成了一个方圆一米,有一人高的雪堆。
罗彦这才笑着将大萝莉的手从胳膊上取下来,然后从旁边的柳树上折下一根手指粗的树枝。随后对大萝莉说道:“要仔细看着哦。”说话间,手中的柳枝就已经飞快地在积雪上动了起来。
最上边的雪先是左右各被扫去一半,随后渐渐被修整。
大萝莉一遍搓着手,一边看着罗彦的手上。然后越来越发现,这雕出来的东西,怎的这般熟悉。
当罗彦又用那细细的柳枝精心琢磨了一遍,看着依旧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