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可是将那些尸位素餐只知道往上爬的官员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罗彦写完之后犹自觉得不解气,所以更是在最后写了一句:今日吃饭听隔壁骂人有感。随即挂上了自己的大名。
小胖子之前手里还拿着一根烤鸡腿呢吃着呢,看到这句话,顿时就慌了。急匆匆走到罗彦身前,朝着罗彦就说道:“助教,这话万万不能写,不能写啊。不然你可就将这些人给得罪死了。”
声音很是急切,但是压得很低。说完之后更是将鸡腿伸过去,想用那上边的油水将罗彦的这句话给涂抹了。
“别动。”任小胖子如何挣扎,罗彦将他的肩膀按住,竟是再也够不到那一行字。“难道,我不写,便不是将他们得罪死了?”
真正得罪人的,其实还是这文章本身。最后那两句,无非就是多了一点嘲讽罢了。难道还要指望那些气急败坏的人就此对他不再敌视不成?
小胖子挣扎了一段时间,见也没有什么结果,只好放弃了涂抹的打算。
罗彦见他不再动作,这才放心地将他推到压根中:“好了,赶紧该吃吃该喝喝,吃完这顿,咱们可就是两清了。”
这件事情原本就和小胖子无关,方才之所以急切,也是觉得罗彦这人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相处。既然罗彦不让他管这事儿,他也不会强求。反正他也没有管这件事情的本事。
小胖子想着,还是有些郁闷,但是也只能把心里的不爽化为食欲,对桌上的菜肴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小胖子一个人就将桌子上十来个菜悉数吃完。看的罗彦一阵目瞪口呆。要是小胖子还不住嘴,他真的要好好研究下这厮的生理构造了。
吃完以后罗彦就带着小胖子扬长而去了。
又是半个时辰后,方才隔壁的几人这才酒足饭饱,洋洋得意地走出了雅阁。
看到墙上那新留下的笔墨,这几人也是颇为好奇。之前他们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呢,一顿饭的功夫,也不知道是那个有官位在身的,居然还学那些不得志的士子,在墙上写这种东西,而且看样子写的还挺多。
兴趣来了,正好接着酒劲来品评一番。
“古之贤君,举贤以图治……养民以论功……”刚读了个开头,这些人立刻意识到这不就是针对自己几人方才在雅阁中的言论么?再往下看,越看越不对味。
当读到最后,看着人家很是坦白地告诉自己,这就是方才听到你们胡说八道才写的,顿时这些人脸都气白了。
再一看落款,呵,居然是罗彦。
羞辱啊,这绝对是羞辱。几人迅速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