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书省的办事效率简直没话说,李世民这边在朝堂上刚刚宣布完毕,不过是两个时辰,就有官员带着圣旨到了国子学。
圣意下达,罗彦刚从太极宫中回来,正要接着讲课呢,结果也只能中断了。不过,既然是专属罗彦的圣旨,自然引起了很多士子和大臣的好奇。这不,学生们摆好了香案,便有很多人围在周边,和一干夫子等着宣旨。
当一句委任罗彦为辅政大臣被宣读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懵了。
看着罗彦将圣旨接过,人群中顿时哄闹起来。
“我没听错吧,居然是罗助教去做那辅政大臣?”
“是啊。论理说,也该是姚祭酒他们啊。”
“哦,我大概明白了。罗助教在很多勋贵中声望很不错,所以陛下将他作为辅政大臣。”
“你想多了。有卫国公在,罗助教算个什么。”
“也是。”
苦笑着看看手中的圣旨,罗彦向那官员一拱手:“不知临来之前,房相与温中书可有什么话交代?”
“房相说了,陛下行程在即,三省有诸多事务需要诚国公去熟悉。中书省这里诚国公自然熟门熟路,所以这几天不妨抽空去尚书省和门下省看看。”
说了等同于没说,意思不就是将来中书省有温彦博在,压根不用他管的意思么。罗彦撇撇嘴,朝着那官员说道:“既然房相这样说了,那罗彦也就不啰嗦什么了。改日我再去拜访两位。”
那官员听罗彦这样说,自然是知道罗彦不想过分搀和朝堂政事,便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一干属下出了国子学。
宣旨的人离开,国子学一瞬间就热闹起来了。
国子学的士子那么卖命的读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将来不如朝堂,然后平步青云么。一直以来像房玄龄杜如晦魏征这几个,以及之前的封德彝王珪这几人,可都是他们的偶像。但这些人平时都高高在上,便是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今天,国子学的一个年轻助教,居然成了皇帝出巡之后辅佐太子监国的大臣。
乖乖,二十来岁有这等本事,还有什么能够阻挡这些年轻士子将罗彦作为偶像的热情。毕竟,这位可就是在他们身边,每天都能够听着他的课,看着他的一言一行。
所以这会儿罗彦身边已经挤满了人。
姚思廉走上前来,身后带着一群满是艳羡的夫子,对着罗彦大笑道:“哈哈哈,我国子学居然也能够出一个辅政大臣。还真是想不到。进之啊,你可是给我们长脸了。”
虽然羡慕,但是必要的恭贺还是有的。这不,一群夫子挨个上来向罗彦祝贺,还真是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