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大步走出国子学。
这回他的目的地是自己家中。为了赶在长安县拿人之前将这些二代们好好收拾一番,罗彦回到家中立刻让自己的侍卫们都换上粗布衣裳。而他自己,坐在房中摆弄了一阵,穿上一身士子服,便走到了大院里。
按例国公应当有百名侍卫,罗彦手里头虽然没有满员,可是架不住长乐嫁过来的时候李世民上次给她两百禁军。虽然平日里这些禁军都是看家护院的,但如今罗彦有召唤,那些不当值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大院里此时集合了上百的军中好手。
眼见一个相貌略微有些普通,可是气质高雅风度翩翩的士子从里头走出来,这些人还以为是罗彦的好友。只是简简单单一拜,这些军士也没有管太多,自顾自地开始聊起天来。
谁知道这士子都到他们面前,张口便说:“人都到齐了么?”
“到齐了。”听着声音这些军士张口懒洋洋地回答着。而能够回答,也纯粹是出于职业习惯。任谁每天被上边的队率这么来上几遍,听到这个问题都是一样的回答。
不过回答完之后马上愣住了。
不对啊,这个声音好生熟悉。随后立刻意识到,这不就是他们护卫的对象,罗彦的声音吗?只是,眼前这个人,怎的这般面生?难道是罗彦从民间找来的口技奇人?
看着眼前一个个愣住的军士,这士子畅快地大笑着:“哈哈哈,既然能够骗过你们,那就说明我这易容之术还算是过得去。好了,你等随我前往东市附近的几个街坊转悠。记住了,不得离我太近,不能让人看出来你们是在护卫我。还有,一切行动,听我的号令。”
说了这么一长串话,大家也终于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还真别说,罗彦的这首化妆术实在是太过精妙了。要是不仔细看,哪里能够辨认出他脸上那些熟悉的棱角。
虽然对于罗彦的这些话不是很理解。但自从国公府的卫队建制以来,还是头一遭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因此这些军士自然也不敢怠慢,一个个点头答应下来。
看到军士们一脸紧张的神色,罗彦笑了笑:“不要那么紧张,别忘了,你们中间,能够打过我的也没有几个。今天就是出去教训一些小毛贼,只是我一个人搞不定,才叫了你们过来。”
听完罗彦的解释,军士们这才有些安心。乖乖,还以为搞这么大场面是要干什么呢。
罗彦出了府,一群人就三两个陆陆续续走了出来。随后在罗彦前后两侧布下了一个长达数百米的护卫圈。这个规模,就是连一些亲王出行都没法办到。
家距离东市不远,但是罗彦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