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罗彦慢悠悠地踏入太极殿的时候,大理寺少卿戴胄正好急匆匆地赶来。
看到正主一脸悠闲地坐在绣墩上与李承乾说话,戴胄有些无奈地向李承乾一拜,这才跟罗彦说道:“诚国公倒是悠闲,却害苦了我大理寺。”
被戴胄这么一叫委屈,李承乾顿时来了兴致:“哦?诚国公又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让戴少卿这般为难?”
看着李承乾一脸的吃惊,戴胄就知道罗彦还没有向他说明之前罗彦的所作所为。因此苦着脸,向李承乾禀告道:“殿下有所不知,今日诚国公在街上,将那侠义社的一干勋爵子弟,悉数打了个半死,然后扔到我这里来了。”
虽然戴胄的简单,但是一点都不妨碍李承乾因此产生的震惊:“什么?”震惊不仅是嘴上说说,也不仅仅是面露惊异,而是急忙站起来,作势要到戴胄面前,让他说个清楚。
戴胄也不说话,只是将目光转向罗彦。
看两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自己的身上,罗彦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李承乾。
“诚国公,昨日不是说好了这件事情只是做个警示么,怎的今日你便自己亲自前去捉拿那些顽劣子弟了。”李承乾对于罗彦怎么跟那些勋爵交代,倒是压根没有过问。
在他想来,罗彦既然敢这么干,那就已经想好了理由。更何况,袭击罗彦本身就是重罪,即便是罗彦打死了人,在官面上也不过是赔些钱财。
“因为,我的学生被这些家伙打成了重伤。”罗彦的话语虽然不咸不淡,可是谁都能够听出其语气中的愤怒。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罗彦要是护短起来,在长安城中估计也就李世民能够相比。当初在幽禁期间都敢因为这个原因将侯君集给打伤,更何况是这些一事无成的官二代。
所以李承乾闻言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那么如今事情变成了这样,不知诚国公该如何处置这些人呢?”
说话间,杜如晦温彦博李靖三人便已经被李承乾派出去的人请了进来。
三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戴胄也在,还以为是大理寺已经将昨天他们发下去的照会处理了。
向李承乾一拜,杜如晦便问道:“戴少卿,今日前来,可是为了那些啸聚长安的浪荡勋贵子弟?不想大理寺处置居然这么快,一日之内,便将那卷宗悉数做好了。”
杜如晦他们都在宫中处理政务,根本不知道宫外发生的事情。
戴胄听到杜如晦问起,而其他两位也是一脸的期待,又是一阵苦笑:“这件事情,诸公还是请诚国公来说吧。”说完之后,便将手一引,把几人的视线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