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很信任罗彦。
但是信任不代表没有戒备,恰好相反,作为帝王的继承人,给予任何人的信任都是有限的。说是信任罗彦,倒不如说,他信任罗彦比信任别人多一点。
不过,也仅仅是一点罢了。
如今长安城中有些本领的大将都被李世民给带走了。虽然十二卫加上南衙禁军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三四万,可真要是罗彦想动手,只怕还真的是不好说啊。
李承乾有些拿捏不定,只好将目光投向了杜如晦这三位辅政大臣。
此时这三位都在沉吟。
这事干系甚大,不是立刻就能够做出决断的。
良久,李靖很是艰难地站出来,向李承乾一拜:“殿下尽可放心。老臣以这苟且的性命保证,诚国公定然不是那种人。这几天我等几人都接受过朝中有些勋爵和大臣的宴请。难道就要因此也将我等列入嫌疑不成?”
“哼,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何况殿下乃是千金之躯,如何能够如此涉险。我看,还是将诚国公幽禁起来,等到陛下回来再做处置。”又有一个大臣站出来,一点都不给李靖面子,狠狠地反驳道。
这下李承乾彻底有些动摇。
就在他要艰难地张开口宣布命令的时候,杜如晦站出来,智珠在握地说道:“殿下是不相信诚国公的忠心,还是不相信陛下识人之明。或者,还是不相信我大唐的赫赫天威?”
连续三个发问,居然让李承乾有些无言以对。
想想还真是,罗彦真有不轨之心,也干不起来啊。就算是数千勋贵侍卫想要搞事情,这太极宫宫墙高筑,还有更何况还有内宫。而且往外的宫门也多,压根不是几千人能够搞事情的地方。
何况,李世民还在外头呢,谁想在这个时候造反,压根就是脑残。大唐数百个折冲府摆在那里,就算是关内道的队伍拉起来,都能把数千人给轮几百遍了。
想到这里,李承乾不禁有些羞愧。自己还是太年少啊,经历的事情太少,能够考虑到的东西更少。刚才也是因为那些人一步接着一步的暗示,这才将自己带到了沟里。
李承乾羞愧的同时,眼神却将方才说话的大臣来来回回扫视了好几遍。随后才说道:“诚国公的为人,我还是比较相信的。既然是让他审理此案,那么他与涉案人等的家属有交涉,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官场请托之事,我也早有耳闻,你等想来也做过这等事情,便不要揪着人家不放了。”
李承乾是含怒出口,虽然没有再说什么追究的话,但是也让这几个大臣有些心虚。
之后李承乾才接着说道:“既然诸公不甚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