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情激奋是什么场面,每天都有在刑部和大理寺请愿的士子,每天都有在这些公侯府门前叫骂的文人,每天都有在长安城各个茶楼酒肆议论的学生。
一场名为整肃纲纪的行动瞬间席卷了整个长安。
只是匮乏的年代,文人便是农民的标榜。读书人说什么,很多人便信什么。三人便能够成虎,更何况是成百上千的读书人,带着成千上万的普通百姓。
“啪”,太极殿中,李承乾将一份奏疏拍在案上。
“你们倒是说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满面怒容的李承乾此时怒视着阶下那些噤口不言的大臣。“先前你们不是说的很多么?如今说说啊,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
其实能够快速平息民愤的办法不是没有,将那些个勋贵子弟一个个都拉出来从重从严处理了,定然能够让百姓们拍手称快。而且还能把士子们闹得越来越大的声势给压制下去。
但是,谁也不愿意说出这么得罪人的话来。
那可是数十位公侯啊,如果单个说起来,这会儿能够参加朝会的人,都能和他们平起平坐。可是几十个加起来已经不是数量那么简单了。这些勋贵也有交好的大臣,也有血脉姻亲编织的关系网。
这样一股势力要是整合起来,绝对不容忽视。
不然,之前李承乾也不会因为那些个大臣没有说明的几句话就把罗彦审案的权利轻易给剥夺了。
其目的,不就是想分而化之么。
所以说,想要两头讨好的事情压根就不可能做到。利益的缓冲从来都是双方得利才能共存,一方受益一方吃亏的事情,哪里能够长久呢。
对于接下来到底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李承乾一筹莫展。
可是,事情却不能因为一筹莫展就拖着。因为终于有一天,事儿拖不住了。
作为罪魁祸首的刘家,是士人们叫骂的主要对象。连续三天了,刘家的下人都被叫骂到不敢出门。府中原本存着不少的粮食,下人固然吃饭不成问题。
可是向来锦衣玉食惯了的刘家人,却有些困顿了。七月的节气,正是各种时鲜蔬菜上市的时候,一应的瓜果也正当时。往年的这个时候,吃腻了鸡鸭鱼肉的富贵人家,也都会买来大量蔬菜补充。
先前的一段时间,刘家人也还沉浸在这样的饮食中。
可是这三天被人家给堵了门,下人们买东西都不出不去——前后两个门都被堵着呢。
储存的蔬菜也不过是吃了一天,然后就没有了。
生活简直就像是一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任谁过着饭管够但是没菜的生活,吃上一天都会恶心,吃上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