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人眼中狠辣的手段,在罗彦这里,却是感觉自己做的正好。
他可不会管这个时候那些公侯们在想什么。这个判罚也不过是比先前在天然居中答应他们的稍微重了一点。至于那些侠义社的首脑,便是个个判处流放千里都是可以的,根据案情区别对待已经是罗彦能够给他们最大程度的妥协了。
此时的很多公侯都三五成群隐藏在大理寺附近的茶楼酒肆当中。罗彦每审理完一个少年,都有人专门跑过去向他们通报消息。
区别审理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能够拉拢一批,中立一批,然后打压一批。
到了这个时候,像寻胜侯他们的子嗣不过就是在长安城守城门,虽然还需要再掏点钱,但至少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还能照顾一二。所以这些人注定是被罗彦拉拢的一批。
而侠义社的骨干,很多虽然爵位尊隆,可是人数太少。即便是罗彦处罚过重,想要申诉也没有办法。
有几个相互之间有嫌隙的公侯,甚至有些幸灾乐祸。这些人里头,有那么一两个,涉案的正是他们唯一的嫡子。这被剥夺了承袭爵位的权利,将来后院少不了起火的时候。
罗彦在围观的士子百姓一片叫好声中,朝着外头说道:“好了,你等也各自散去吧。此事已了,若还有什么意见,你等自去找别人好了。”
这会儿罗彦是真累了。熬了一夜,审理这些少年又硬撑了大半天,中间连口饭都没吃。加上此时太阳正暖,罗彦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再向李承乾详细汇报这个案件的情况。
走过围观的人群很是自觉地让开的道路,罗彦找了辆马车,将自己带到了家里。
不提一觉睡到昏天暗地。随着百姓们的叫好声,罗彦审理案间的结果被迅速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无数人在拍手称快的时候,却也有很多人内心充满了疑惑。
刑部。
作为执掌天下讼狱的中枢,刑部的权利很大。每年判处死刑的复审便是交到这里,经过详细的讨论,最终给出意见。可以说里头的很多人,都握有一言决人生死的权利。
侠义社的案子他们自然也听说了。虽然这个案子不归刑部管,可是处理的结果他们还是要存档一份的。
往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有了前例可依,于他们是有大好处的。
“王爷,诚国公这般审理的法子,只怕我等永远是用不上的。”有个小吏捧着大理寺抄录来的卷宗,有些无奈地朝着坐在刑部公堂的李道宗说道。
两年前李道宗因功获取了大量食邑,为了给旁人让路,李世民只好把他从大理寺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