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注定要让前来墨香居买书的士子失望了。
当罗彦走出墨香居的半刻之后,墨香居便在门前挂上了关门歇业的牌子。
对于这样任性的墨香居,大家也只有无可奈何。但是那些个黄牛党们,却借着这个机会,扬言墨香居看来真的是做不下去了。估计彻底关门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有这样不利的消息,墨香居的书籍顿时成了抢手货,从一开始的翻一番,到两番三番,到了傍晚的时候,价格甚至抬高到了翻八番。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书铺的书价。
可是架不住这样精美的书即将成为绝版啊。
想到这里,其实很多士子都有些揪心。唉,要是墨香居能够继续开下去那该多好。
一夜之间,不知道多少人辗转反侧。次日一早,墨香居的门前围满了人。大家都想知道,墨香居到底还会不会再开张。会不会,昨天那关门的吱呀声就成了绝响。
等,再等。转眼间到了巳时,又过了午时,马上又到未时。
虽然说八月流火,但是至少还意味着有火。晌午的太阳晒着一样很热,可是,黄牛党们哀叹着离开了,可更多的士子却选择了留下。
他们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一家书铺如同昙花一现,匆匆流逝。
可是转眼之间,申时都过去了,还是听不到书铺里头有什么动静。虽然看着书架上确实摆满了书,但就怕这是最后一点了。
“页页奇珍硬纸黄,笔笔神来楷书刚。
可怜世间多龃龉,只把墨香作昙香。”
傍晚的东市灯火通明,奇珍异宝的叫卖声中,士子们争相传唱一首诗作。
这是一个落魄的士子在墨香居整整侯了一天,可是依旧不见开张的时候,饱含热泪背对着墨香居念出来的。听别人说,他是从数百里外的蒲州赶过来,专门为了买墨香居的书来的。
可是,墨香居让他失望了。
长安士林此时已经闹翻了。很多已经买过书的士子出于仗义,三五个结成一伙,商议着凑点钱给墨香居送过去,只希望能够将这样一个好地方挽留住。
而那早在一旁观望的十几家书铺,则是大喜过望。
原本的淮安王府,李道彦在大摆宴席。
今天他要宴请的宾客各个来头都不小。江南邓家的当家人,太原王氏的宗家,还有其他几家,大大小小十来位,都是这长安城刻印作坊的后台。
城中十来家书铺都是他们在经营。
至于宴请他们的原因,自然是墨香居倒闭在即,大家观望了这么久,看着罗彦演了这么多天的独角戏,这回终于亏到血崩。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