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从墨香居买书回去的士子很多都是后悔的。
宋四那些个黄牛党要冲击墨香居的时候,站出来准备保护阿全的十来个士子,可是每人被阿全赠送了一整套的十二经。那可是整整一贯多钱啊。
眼红的人很多,但是后悔的人更多。如果自己当初能够站出去,那么情况又和现在不一样了。
曾经有一个占便宜的机会,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才追悔莫及。要是上天再给我一个站出来的机会,我一定会对着那群游侠儿说一声:还有谁?
然并卵,也就想想罢了,这样的事情,只怕在墨香居永远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但与此同时传来的消息,则是让士林更为震撼。墨香居这天重新开门不算,居然还把买卖做到了国子学门前。
国子学售书是罗彦应姚思廉和孔颖达的邀约,所以在那里有罗彦在,就一切都好办了。士子们对墨香居的书垂涎已久,如今居然能够专门给自己这些人提供这样一个机会,哪里能够忍得住。
罗彦失算了。
三百套对于拥有一千六百人的国子学,真的算不上什么。这读书的学生每月有朝堂供养,私下里也能够攒上几个钱。更有一些学生家里本就富余,一套书才这点钱,不过是人家吃几顿饭的。
三百套,不过是两个时辰,就这样被卖光了。
罗彦傻眼了。
姚思廉和孔颖达也傻眼了。
他们两个完全没有想到这书居然这么火,还没到晌午呢,书就全都没了。而姚思廉是最为头疼的。因为这个时候很多夫子又来找他了,至于什么事情,还不是为了书么。
先前售卖的时候,这些夫子出于面子,都没有跟上去凑热闹。刚才翻看了学生买到的书籍,惊讶地发现这书居然这样好,跟传闻中的果然是一模一样。
可是,书却已经卖完了。至于去东市买,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跟罗彦又不好说,毕竟交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所以这些夫子就找到了姚思廉这里。反正一次能弄来,两次自然也行。
当姚思廉苦笑着将这些夫子的请求说出来之后,罗彦有些失笑了:“这回是我考虑不周,将数目定的少了一些。这样吧,明天我再让人送过来五百套。不过,这次就借用一下门前的那片地方,让其他的士子也能够买书吧。”
国子学是官学的招牌,能够在这里免费占用几天地方卖书,对于将来的产业也有好处。
姚思廉见罗彦答应,登时大喜:“好,我这便让人告诉那些夫子去。你是不知道,走到哪里都有人跟我说这个事情,真是把我这个老头子给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