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涎香,乃是抹香鲸的分泌物,向来出现的极少。
隋朝大业年间龙涎香第一次随着西域使团的到来,出现在中原。当世作为贡品,杨广对于此物是异常喜爱。其最宠爱的几个后妃寝宫中,一年四季由龙涎香制成的熏香不断。
后来加上很多医士苦心研究,发现其能活血益髓助阳通脉,更是成为滋补的珍品。
但毕竟这种事情都是在权贵圈子里流传着,那些胡商虽然也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龙涎香毕竟稀少,很多胡商都把它当作是灰琥珀进行买卖。
罗彦能够碰上这样一件东西,也是他运气好。原本还要劳碌半天将一百文通过商品差价变成三贯,不想遇到这样一件东西,一下子就完成了。
虽然罗彦只答应给三钱,胖子已经喜不自禁了。慌忙跑到里头拿出二十贯钱,很是讨好地看着罗彦。
罗彦也笑了笑,向胖子要了刀具,不过是三两下,便切出来一块,称了一下,堪堪到三钱。虽然亏欠了一点,但是胖子已经连声朝着罗彦道谢了。
如今二十贯到手,罗彦也懒得再去卖弄金融知识了,这就带着学生们回到了国子学。
站到太浅,罗彦看着底下一群赞叹不已的少年,说道:“诸位也看到了,今日运气好,尚未半天,便已经拿到了买好几头牛的钱。中间一共做了三笔交易,第一笔将一百文贞观六年铸造的铜钱,换成了一百五十文武德年的铜钱。第二笔,用一百五十文武德年的铜钱,买了一块近三两重的灰琥珀。第三笔,灰琥珀变成了龙涎香,不过三钱就换来了今年新造的二十贯铜钱。”
不理会学生们如何的惊叹,罗彦继续说道:“这三件事情,留给你们两天的思考时间,两天后,每个人写一篇文章交给我。”说完之后,竟是理也不理这些学生,便离开国子学,往家里走了。
这么个性的老师,很多学生还是第一次见。嘴里不禁有些抱怨:“合着带我们逛了半天,就这样走了?”
“学长,你就知足吧,我等罗助教亲授的学生,十天半月就有这么一遭。习惯就好了,我感觉,这里头能写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言尽于此,小弟告辞。”
不仅是罗彦教授的学生,便是金州来的士子,这个时候也无奈地笑了。这才是他们熟悉的罗彦啊,别具一格的教授方式,总是能够发人深省的做派。
只是,这三件事写一篇文章,还真是不知道从何写起了。
罗彦这会儿正抱着长乐在秋千上玩呢,浑然不知国子学中一干士子对他的怨念。以及,长安城中此时有些人对他的议论。
刘昶宅,位处延平门旁边的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