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子学前院的学生终于不再减少,就如同罗彦那奇葩的教学方式丝毫没有改变一样。
两个月的时间,国子学和罗彦一天天被士林指责,以至于人们都觉得有些厌烦了。但是,时间流逝,科考也转瞬即至。无数人已经开始观望科考后的结果。
这件事情很重要,如果说先前都是莫名其妙的指责,那么科考结果出来之后,就会有人根据这个彻底打倒罗彦。
随着李世民对科考的重视,进士科和明经科在同一天考试,结果也是同一天由吏部公布。
张榜的时间定在了十一月廿六日。一大早,数千士子便围堵在了吏部门口。依照常例,榜单会在辰末张贴出来,算算时间,已经快了。
士子们期待之余,自然会说些闲话。而罗彦手下教授的五十名学生,自然成了被嘲讽的对象。
“那几个傻子,我看啊,今科是不用想着中第了。嘿嘿,也不知道他们被灌了什么迷魂药。要我说啊,今日他们就不应该前来。”
“是啊,我倒是要看看,他们一个个不在榜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其实我最想看的,是刘公和其他几位大儒,到时候怎么批驳罗彦。你想想,这老一辈和少一辈的冲突,看起来绝对比咱们嘲弄这些人要好看多了。”
“是啊,哈哈,看完了榜单,咱们就到国子学门前去看看。我想,那时候全长安的士子肯定都会围在那里。”
“是极是极,呆会我也去。”
而这会儿被所有人议论的那五十人,此时正站在一起。他们中间有国子学的,有金州的,也有其他地方来的。就因为被罗彦教授过,此时的他们就成了被万众瞩目的存在。
当然,他们也知道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恶意。但都被他们无视了。
只有真正经历过那种奇怪感觉的人,才知道,此时的他们内心充满了自信——对榜上有名的自信。
似是新近在门栓上上过油,吏部的大门打开,居然还没有盖过门外的议论声。直到浅绿的公服出现在告示墙前,几个皂隶七手八脚将告示贴在墙上,士子们才发现,出榜了。
即便不知道上榜者何人,但是有了一个结果,就值得人们欢呼了。吵嚷的声音中,站在最前边的士子高声肠道:“明经科榜首,孙谦,国子学。”
“孙兄在何处,我等恭贺孙兄高中。”虽然不知道这孙谦到底是谁,但是士子们依旧送出祝福。明经科榜首啊,一入仕就是从八品上的官职,可以在中县做个县令了。
可是,在这祝福声中,很多人却同时爆发出一声:“不可能。”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