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林殿虽然只是外宫中的一个小殿,但这也只是针对面积广阔达数千亩地的太极宫而言。事实上,当刘昶几人步入琼林殿的时候,依旧被其宽阔给惊呆了。
乖乖,上百人塞进来压根不见拥挤。更不用说,这里头还有两个偏殿陈放着钟鼓,有好几班教坊司的乐籍献乐。
今天的琼林宴本就是以今科进士为主角,因此即便是刘昶几人在长安也是出了名的儒生,到这里也不过是被内侍带到了进士科进士身后一排的位置。当然了,座位就略微靠前一些。
而朝中大臣则是分列主座下左右两边,压根不和士子们争抢位置。
见刘昶到来,几个听过他们讲学的进士遥遥致意。见这些人能够念着旧情,几人的心里也好受了不少。好歹没有教出几个白眼狼来,不然这回可就真的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刘昶几人方坐在座上,殿外就传来了内侍尖锐的声音,通传李世民到来的消息。既然是李世民牵头宴请,他来自然是题中之义。只是来的这般早,就有些让人惊讶了。转眼间,便看到被一干舍人和内侍尾随着的李世民,很是开心地走进殿来。
起身躬身一拜,虽然上百人远远比不上朝会时的规模,但是在这相对逼仄的殿内也算是相当热闹了。李世民大步跨上主座,这才让一干人等平身下座。见所有人都坐下之后,这才爽朗地说道:“诸位,大唐开始科考至今,已经有数百位得中。而今有些人已经位列国公。”说到这里,李世民很是满意地朝着左手边看了看,大家会意,不就是罗彦么。随后又继续说道:“有些人虽然刚刚步入仕途,但是都能够造福一方。这个结果,让朕很是满意。”
说到这里,一干人除了高呼一声:“陛下圣明。”还能做什么呢。
听到这样的夸赞,在这种场合,李世民还是相当得意的。点点头,这才朝着殿中的新科进士说道:“朕也想过了,尔等寒窗苦读不易,能够得中更是不易。若是没有一点特别的嘉奖,岂不是显得我大唐对于贤才太过忽视。因此,朕特意开了这琼林宴,一来亲眼见见我大唐高才。另一方面,也有些话要在你等赴任之前倾诉一二。”
这回轮到这些新科进士惶恐了。李世民能够这样和悦地和他们说话,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先前也不过是想着李世民在宴中过来匆匆说几句话,然后便匆匆离开。怎的现在看来,有种要推心置腹的感觉?
不过不论怎样想,他们还是起身,向着李世民一拜:“我等恭候陛下垂训。”
李世民很是满意,右手向下一压,这才说道:“好了,你等坐下说。”但是嘴上却没有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