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省六部的动作很快,不过是半天的功夫,便齐齐下发诏令,即刻禁止流通武德钱。
当然了,在罗彦的干预下,大唐也没有让百姓们吃亏。但凡是武德钱,可用一百五十文兑换一百文贞观钱。但是数额只要超过一千文贞观钱,便要额外克扣五文钱的耗费。
这样以来也算是最大程度降低了百姓的损失,同时能够朝着某些巨富们拨层皮。
和百姓们关注这兑钱的事情不同,不少学子对于石阡突然间被加官进爵颇感兴趣。石阡的奏疏内容三省六部极度保密,并没有将其泄露出来。
所以李世民给石阡的封赏诏书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石阡的晋升和罗彦提倡的游学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不然有了这个本事,早就在科考的时候一鸣惊人了,何须等到这快过年的时候。
新年之前最大的议论风暴就此展开。
便是在元日的大朝会上,不少人看向一身浅青服饰的石阡也是一阵眼热。科考算个什么,人家只不过是一道奏疏的事情,就省去了很多人大半辈子的奋斗。
连带的,罗彦也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石阡怎么厉害,那也是罗彦教授出来的。而且当日如果罗彦没有到场,石阡也不可能获得李世民的召见。所以这新进侯爷,可是罗彦一手造就出来的。要是自己的子嗣能够让罗彦教授,那也就不怕承继无望了。
站在一干勋爵中的罗彦被很多热切的眼神观望着,冷不丁就打了一个寒颤。
当然了,榜样的力量不止于此。朝堂上的官员不过是想着让如何让罗彦教授自己的子弟,但是对于国子学的学生来说,石阡的事情最大的影响只怕就是让他们更加疯狂地去进行这所谓的游学。
石阡可以,凭什么他们就不可以。
大朝会结束之后,接下来就是为期七天的休沐。这等大好的休息机会,自然是提供给官员们走亲访友的。
罗彦在京中朋友不少,数日里在不少武将勋贵家中流连,每每都是一身的酒气回来。这让长乐大为头疼,甚至还专门给罗彦下了酗酒后不洗三遍澡不准上床的禁令。
不过,每逢佳节倍思亲。往年这个时候第一个去的便是陆德明家中,如今陆德明过世,京中真正能够让罗彦关心的人,已经不多了。每每想到这里,罗彦心中的某些决定就越发的坚定。
转眼间就到了初八。长安城中别的衙署都已经开衙理事了。而国子学因为有游学这件事情的存在,要开门还得等到正月二十。所以真正忙活的只有国子学的学生,反而是罗彦这些夫子们,悠闲到只能相互拜访,三五个坐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