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别了国子学学生的不舍,罗彦一个人回到家中。
去益州的事情李世民和罗彦并没有提前放出风声,也是因为临近离别,罗彦不忍就这样无声离去,这才告知了一些情况。
长安城中关注罗彦的人不在少数。
守孝一年后出来就当了国子学助教,不出一年教授的学生就近乎霸榜一般占据在两榜之上。这样显赫的本事,基本上奠定了其在士林中无可撼动的地位。
或许对一些年老的儒生而言,罗彦不过是士林新秀。可是在少年一辈,罗彦简直就是当代伯乐。所以罗彦的一举一动,绝对牵动着长安年轻士子的心。
这天下午,不仅仅是国子学的学生,就是连一些居住在长安的年轻士子,都有些惊慌了。
不少从外地来的士子,多多少少都有想通过罗彦不如官场的打算。可是如今,罗彦居然要外放,这怎么可以。
被罗彦强行喝止不得去闹事,学生们也没有了主意。但是心思活泛的士子并没有因此就在那茶楼酒肆连声哀叹。
他们同时想到了,罗彦如今还缺不少幕僚呢。一时间,前来诚国公府投纳拜帖的人络绎不绝,短短半天时间,门房就收到了接近半人高的拜帖和行卷。
当门房领着两个仆役将一大筐拜帖和行卷送到罗彦书房的时候,看着罗彦那精彩的表情,长乐终于在半天的不舍中第一次张开嘴笑了。
不过,罗彦表情虽然精彩,但也却是起了养几个幕僚的心思。李世民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让自己光秃秃地带着一份教导李恪的责任去益州。所以到时候绝对会大大小小给自己委任一个官职。
这样一来,自己要想舒舒服服过几天日子,还不能将职事给耽误了,定然需要几个帮手。
所以,看着这些自己送上门来的人才,罗彦尴尬了一下,便立刻着手阅览起来。
于其他的人家选择幕僚不同,罗彦要找的人,要求就有些特别了。懂刑律的需要一个,善经史的要有一个,熟悉益州地方风物的也要有一个。
挑来选去,总算是选好了一个,唤作甄廉,乃是从益州本地来的士子。能有这样一个幕僚,可以让罗彦提前熟悉益州的风土人情以及官场民间,确实是不错的人选。
善经史的,罗彦也有了一个人选。但是此人大有在长安为官的意愿,就是不知道带着他去益州做个幕僚,人家会不会答应。
唯有最后一个,懂刑律的人,想来想去,还真的是不好找。
当罗彦差人将两份请帖送出的时候,长安城都震动了。这诚国公家的大门终于是松动了。能有两个,定然有三个四个,对于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