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从古至今对于蜀地的大半典故,都与其交通的恶劣和信息的闭塞有关系。五丁开山是一个,夜郎自大是一个。便是三国时纷纷乱战,益州也是一片净土。
罗彦从三月初出发,如今已经到了四月中旬。按照这个时间,便是从长安去一趟江南也能打个来回。可是如今目的地是巴蜀,自然只能让他们堪堪进入益州境内。
作为蜀地最大的州,益州如今包括治所成都府,有四郡一府。蒙阳、德阳、唐安、阳安。唯有阳安下辖三个县,人口不过两万户,分列下郡。
此时的成都更是被称之为南京,乃大唐行政级别最为顶级的六个区域。其他五个,则是长安,洛阳,太原等数个政治军事重地。
罗彦取道汉中,路过广安,最先进入的便是蒙阳郡的地域。
此次赴任,李世民专门遣了上百的千牛卫跟随于他。加上罗彦自己的一百精壮护卫,一行人浩浩荡荡,着实让地方戍卫紧张了好久。好在千牛卫拿着自己的牌子往人家眼前一晃,折冲府的士卒们就知道这是京城出来的人,自然也就不再阻拦。
而罗彦虽然也想好好游览一番蜀地的风光。可是尚未赴任,这样耽搁,一来惊扰地方,二来拖延职事,只能在路上失望地看着岷山汶水,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可以好生看一看这大美的风光。
又经过了德阳郡,匆匆赶路整整一个月又二十二天,罗彦一行终于到达了成都府外三里的驿站中。
待驿卒验过了名帖,惶恐地发现来人居然是即将到任的刺史,着实让这个新来的驿卒有些不知所措了。路上罗彦虽然也跟甄廉学习了一些益州方言,但是遇到这样的情况,明显也有些没法处理。
到最后,只能由笑着的甄廉吩咐这驿卒先去烧些水,让一路风尘的他们好生沐浴一番。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这会儿罗彦在这里,整个驿站的驿卒们都要发疯了。不过是小半个时辰,居然就烧好了足足两百多人使用的热水。
这倒是大大方便了罗彦一行。
只不过半晌功夫,一个个洗脱尘垢,容光焕发地聚在一起,开始商量明日入城交接职司的问题。
“甄廉,你是益州本地人,今日的情形你也是看到了,我等语言不通,多有不便,所以。今日还要劳烦你跑一趟,将我的名帖送到刺史府和都督府。”
罗彦此时只想着,呆会儿不论被系统怎么坑,定然要先兑换出一门蜀地方言来。不然将来早晚是要吃亏的。
甄廉作为罗彦的是哪个幕僚之一,此时正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怎么敢推脱。当即便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