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绵的雨水,以及凛冽的寒风。对于北地,或许很容易猜测到,这不是春初冬寒未消,便是秋末万物萧索。毕竟,那里的冬天是要下雪的。
而南方则不然。
即便是冬天,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自然不会将那晶莹的水珠无情地化为刺骨的白雪。可是一场场的寒冷依然是少不了的。所以冬天给人们带来的,自然是永远也干不了的衣服,以及永远也蓝不起来的天空。
所以锦帽貂裘之外,还得有一盆炭火,才能保证身体的暖和。
罗彦倒是舒服,从来到益州之后,早早差人在刺史府的后院种上从长安带来的辣椒。培育了这么多年,还真是派上了大用场。除了葱姜,收获的辣椒配上一些佐料,再来几盘切好的羊肉。烤着炭火吃着火锅,简直是一种享受。
刺史府不知道有多少官员眼红罗彦的生活。谁让原本那不起眼的辣椒,煮好了之后汤汁的味道居然那么火辣。处于盆地的益州本来就潮湿,往常吃姜祛除潮湿,如今多了一种调味料,怎的不让人嘴馋。
自从吃过被罗彦拉着吃过一次火锅之后,长史杨瑞表示只要嗅到一丝丝的辣椒气味,便会寻味而来,丢掉里子面子,好生蹭吃。
不经意间,辣椒外交成了罗彦的一项拉拢官员的利器。
十一月十一,作为一条已经光荣地脱离了单身狗行列的恩爱狗,罗彦颇有恶趣味地将刺史府一干官员请到后衙。虽然美其名曰兴致突来请大家吃饭,但看到罗彦嘴角那有些神秘的笑容,不少官员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乖乖,刺史不会又是想整人吧。
不过,当厨娘将一个个小小的火炉端来,闻到架在火上的小锅里散发出的那种诱人的香辣,官员们便知道这次他们是真的想多了。
“诸位跟着我劳累了大半年,今天请大家来,就是要感谢诸位一番。这段时日闲来无事,罗某研制了一种新的吃法,想来诸位也大都听说了。乘着今日,便让诸位见识一番。来人,上菜。”
虽然名为菜,其实大都是罗彦差人买来的各种肉类。既然是请吃,自然也能不能太过小气了不是。
看到自家老大这么大方,刺史府的官员们自然也不客气。一个个将看中的吃食取到桌前,学着罗彦的吃法,将那菜与肉放入水中,汆烫一番。看着熟透了,捞出来蘸上佐料,吃的好不欢快。
饮宴正到了中途。忽然间从前衙跑来差役的高呼:“诸位郎君,朝廷有信使前来,正在前衙等候,还请诸位郎君收拾一番,赶紧前去接旨。”
如果说是一般的文书,罗彦这个做刺史尚可以泰然自若。但听说是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