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孝恭并没有将车马带到驿站歇息。
罗彦这样的大人物,他还是觉得,将他安置在大理寺专门拘禁犯官的地方比较好。
对此罗彦并没有什么看法。反正不少官员不就是想看到这个结果么,那就让他们好好看着便是了。
听到是罗彦被押送前来,大理寺卿戴胄急忙舍弃了烤的正暖的火炉,匆匆赶到大理寺门前迎接。
倒也不是戴胄趋炎附势。要知道被送到这里来的,其实生死都是被大理寺掌握着。这样说起来,人家压根就不用给任何人面子。
可是罗彦又不一样。戴胄和罗彦也算是老交情了。一起审理过好几起棘手的大案。如今老朋友落难,戴胄如果不亲自来看看,那就显得太过于没有人情味了。
审理的时候可以公私分明。但是审理之前,该是朋友还是朋友。
当罗彦在李孝恭的注视下下了马车,很是放纵地伸了一个懒腰,便看到戴胄从大理寺门内走出来。
“呦,这不是戴公么。正要找你呢,老朋友来你这里住几天,能行个方便不?”罗彦很是轻松地朝着戴胄说道。
戴胄被罗彦这样类似于出来旅游的态度给弄的有些不开心。“诚国公,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好去处啊。之前你也来过,难道不知道进了我这里,十有八九生死攸关。怎的还有心情开这等玩笑。”
见戴胄这样的老实人被自己给惹火了,罗彦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态,很是严肃地朝着戴胄说道:“既然小弟我敢这么说,那便是有脱罪的把握。行了,你也别生气了。我怎么闻着有种烤土豆的香味,呆会儿给我安置好屋子,送几个过来我尝尝。”
说着说着,又开始了不正经。戴胄被这样的玩笑弄得没有办法,很是无奈地看了李孝恭一眼,朝着身后几个差役示意,便将罗彦送进大理寺。
舒了口气,这才向李孝恭一拱手:“王爷只管回去复命便是了,诚国公在我这里,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李孝恭点点头,这才往太极宫急驰而去。天空中,雪花依旧飘舞。
北方的冬天是肃杀的。即便富丽堂皇如太极宫,到了这个季节,除了一片白,便是宫人们时时清扫出的灰色路面。
李世民一如往常窝在暖阁中处理政务。听闻是李孝恭回来复命,手中朱笔当即一顿。“请王兄进来。”没有多余的吩咐,但与其之中的急切,侍候李世民多年的内侍还是听得很清楚。
李孝恭此时正在暖阁外等候,听到李世民传召,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回禀陛下,诚国公已经被微臣带到大理寺,交由大理寺卿戴胄看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