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官一身轻。
陪着长乐很是惬意地迎来一个新年,没有了大朝会的种种繁琐,倒也乐得自在。虽然如今只能依靠长乐进宫,见了李世民也没有多聊什么有的没的。但总归这个新年过的不好不坏。
闲来无事,罗彦也总算是将家中藏书悉数看完。
正所谓静极思动,应在罗彦身上,那就是在家中实在呆的太久了,以至于想找点事情做。
若说每日里去长安城中的茶楼酒肆混迹,委实有些太过无聊。虽然到时候绝对能够当那什么隐藏的高人,或许还能遇到几个怀才不遇的落魄士子。但每日都将自己弄得一身酒气,就有些对不住长乐了。
思来想去,罗彦终于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转眼间又是三月。
踏青的时节,对于活泼好动的长乐来说,是一年最好的时候。呃,当然,除了秋天之外。
泛舟于曲江之上,长乐被罗彦抱着,用一叶薄薄的桨划着水。虽然泛起的点点波澜并不能催动画舫前行一寸,可是长乐对此依旧乐此不疲。
折腾了半天,大萝莉总算是累了。
但是手上依旧没有闲着。
拿起罗彦一大早就做好的鱼饵,很是期盼地往水中一扔。
看到这里,罗彦一阵心尖子疼。要知道这些鱼饵可是自己早起了半个时辰在厨房里折腾,才得到的成果啊。原本打算要来一次装逼般的春钓。但看长乐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要拿鱼饵喂鱼的节奏。
除了内心无限的忧伤,罗彦还能说什么呢。
“夫君,你快看,好多的鱼啊。还这么大,比咱们院中那鱼池中的大太多了。”长乐的呼喊打断了罗彦的忧伤。但是不用走过去,罗彦就情不自禁的吐槽。
“长乐,咱们院中养的是金鱼。这曲江游的大都是草鱼之类的。压根就不能比啊。”望了望放在画舫中的鱼竿,罗彦还是忍不住,将其拎了出来。
很是熟练地在鱼钩上挂上钓饵,往画舫的另一边轻轻一抛。
虽然画舫的移动带来的声响难免将鱼类惊走,但罗彦钓的也不是鱼,当然,也不是寂寞。情调而已。
还被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鱼也一样。过了一冬,鱼类体内储存的能量耗尽。如今河水化开,正是觅食的高峰期。不过眨眼的功夫,罗彦就感觉鱼钩上稍微重了一些。
上钩了。
往上一提钓竿,这份量还真是不轻。没办法,只能玩一场遛鱼了。鱼竿拽一下放一下,或是东拉西扯,总之,就是没有往上来提的意思。
原本还对那些抢食的鱼类非常好奇的长乐,看到罗彦这奇怪的动作,也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