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前推荐一下小道寄兴之作,传统武侠《龙凤错》)
北船南走,却并不难走。此行罗彦依旧是循着当年的水路,顺流而下。
春季的大运河波澜不兴,船只走在水上很是稳当。虽然长乐是第一次出远门,还是第一次坐这么远路程的船。但有了罗彦的帮助,半点晕船的迹象都没有。
反倒是因为对长安城外的好奇,促使她硬是拉着罗彦走出船舱,倚在那半人高的阑干旁,饶有趣味地看着千里流水。
“父皇说,当年前隋炀帝穷凶极奢,不恤民力。不仅兴建宫室,还因为一己之私便征发徭役挖掘运河,以至于前朝二世而亡。我一直好奇这大运河到底如何壮阔,今日一见,才知确实如此。”
长乐对于外界的山川景色大都是听宫中人口口相传,以是不由得感慨起来。
轻轻抚摸着长乐的头发,罗彦笑了笑。
李世民诚然说了不少冠冕唐皇的理由,那也只不过是为他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前一句倒是说对了,后一句就太过偏颇了。
看着长乐那想要自己给她答案的眼神,罗彦幽幽地念道: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
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这样的评论罗彦可不敢大声说出来。要知道他现在还在敏感时期,船上多多少少也有些许李世民差来的人。若这样大肆吹捧隋炀帝,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好在夫妻两人之间,倒也还不必如此提防。
而长乐听到罗彦的评价,显然也愣住了。这首诗意思很好理解,基本上照着字面连意译都不用。以是那天真的脸上也显露出不少的错愕,随即这错愕便化作是担忧。
“夫君,你这样说,就不怕因言获罪么。”
虽然长乐尽可能地紧绷着脸,装作一副警示的样子,但依旧没能够吓住罗彦。反而看到罗彦大笑着说道:“这段时间读史,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当初的炀帝少一些奢靡,将他所作的一切用一辈子来做,不知道他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皇帝。”
见自己没能够吓住罗彦,长乐也熄了劝告罗彦的心思,随即追问:“他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皇帝呢?”
“若是少兴建些宫殿,国库便会充盈;若对高句丽徐徐图之,用五六年的时间来分化新罗百济以及高句丽的关系,那么也不会让数十万汉家男儿埋骨他乡;再用五年的时间,一步一步开凿大运河。你想一想,当他五十岁的时候做完这些事情,前隋还会灭亡么?”
罗彦一席话,让长乐听的有些晕。不过设想了一下,还真让她汗涔涔的。若只能是那样,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