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碧莲的扑街小悟道再次宣传一下寄兴之作《龙凤错》。好了,继续去养病了。)
焚香祭拜,虽然说起来非常简单,无非就是将手中那炷香引燃了,很是恭敬地插到香炉里。
但做起来其实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焚香之前定然要沐浴。严格一些的还需要斋戒数日。更不要说这取香,持香,叩拜,祈祷,都有种种的说法。
似罗彦这般事急从权,已经是陆家对罗彦极大的宽待了。
一个时辰以后,陆敦义换上一身素服,走到罗彦的房舍中来,这才带着罗彦走到陆家祠堂中。
陆家是书香门第,但也未曾有四世三公之类显赫的名望。走进宽阔的祠堂,罗彦一眼看到从上往下摆了共七行灵位。
这样的阵势让罗彦一阵咋舌。要知道亡故的七代加上现存的一两代,少说也是传承了两百多年的家族了。像罗彦这种只知道祖上三代的人,委实有些寒酸。
陆德明的灵位在倒数第二行,很容易找到。接过陆敦义送来的香,罗彦朝着陆德明的灵位很是恭敬地三拜,将香仔细插到香炉中,这才跪下又磕了三个响头。
简简单单的祭拜就这样结束。不过这足够让前来的陆家族人衷心接纳陆德明的这个权势显赫的弟子。
罗彦起身之后,很是客气地朝着一脸好奇盯着他看的陆家子弟一拱手,便在陆敦义的带领下,走到了陆府正堂。
此时大房的人已经等候了许久。陆敦信赴任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内眷,看着眼前一位妇人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以及两个十来岁的少年,罗彦的心情,不觉有些激动。
这四人他并非全然不识。因为其中就有一个,多年前他为之一夜鬓白的人在那里。
但养气多年,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冲动的少年。强自按捺下心中的复杂,这才镇定地朝着那妇人拜道:“罗彦拜见嫂夫人。”
到这妇人点头应答,这才略微有些感慨地说道:“莺儿,好久不见。”
莺儿早就不是那个鬼精灵的莺儿。如今貌美如花,却平白多了几分清冷和成熟。听闻罗彦这样说,眼神中闪过一道光芒,随即黯淡,这才向罗彦一礼:“许久不见。”
虽然仅仅是一声问候,声音却饱含了无尽的颤抖。
强忍着内心的怀念,罗彦和陆敦信的夫人叙话之后,便目送四人往内院走去,
而他,也怀着一些复杂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休息了一夜,早起的罗彦,带着一干仆役到了陆府的正堂。
陆敦义早就在这里候着了。昨日罗彦临别前告知他有些礼物要送给陆家,作为东主,陆敦信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