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杨说的话,陆敦义人都傻了。
当日陆德明下葬,杨说早就前来凭吊过了。如今再次前往,还非要在罗彦要回来的那天,如果说不是刻意去看罗彦的,陆敦义觉得不相信。
但是这位发话,加上也是一番好意,他如何能拒绝。
只能是不住地点头罢了。
陆敦义失魂落魄地回去了。今天的见闻委实让他大半辈子修身养气的功夫破功了。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概括今天的一切,那他一定会说,小的是奇葩,老的也奇葩。
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语言比这个更有力了。
回到陆府之后,一干陆家小辈便围了上来。今天陆敦义一个人去见杨说,大家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呢。一个不好,不仅是罗彦,连同陆家,在江南的地位都要收到冲击。
见陆敦义这般魂不守舍,陆家子弟心里都有些慌了。
看样子,今天陆敦义去宋家没有捞到好啊。
倒是陆正明有些担当,待跟着陆敦义走到正堂的时候,鼓足了勇气问道:“阿爷,今日前去……”
话还没说完,便看到陆敦义一脸的欣喜。那个变脸的速度,让陆正明狠狠地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才继续追问:“阿爷,今日你去,没出什么事情吧?”
“放心,能出什么事情。往后再有人前来投名帖,你一概告诉他们,一切等到三个月后再说。”
忽然间变得理直气壮的陆敦义,给了陆正明莫大的信心。看来,今天这趟,杨说老爷子并没有生气。既然这样,那就自己阿爷怎么说就怎么做了。至于原因,没看到杨公都没有怪罪么。
点点头,陆正明便向着自己的父亲一拜,随后走出正堂,安抚那些心中惶恐的年轻人去了。
陆家的人心安定,同时门前逐渐开始冷落。不过城东的宋家却开始了新一轮的热闹。
不同于陆家的拒绝,杨说并没有拒绝年轻士子的拜访。提携后学的事情,这位老先生一直都很乐意。
“杨公,据说前天你老人家的拜帖也被陆府给拒绝了?”等一干士子和杨说都聊得熟悉了,一位年轻人便很是直接地问起了这个问题。
毕竟是这段时间苏州最大的热门,问题甫一提出来,便场的所有人支棱起耳朵。只等着杨说一个回答,便会有很多人跟着口诛笔伐。
“不错,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看到罗彦本人呢。”杨说也有些惋惜。那般的文采,他恨不得尽早渐渐这个后辈。奈何还需要等待三个月。
无意中的一声感慨,却让在场的不少士子觉得,这是杨说对于罗彦产生了不满。
“是啊,罗彦虽然身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