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随着杨说老先生的斥责,吴县安生了不少。
当然,更为重要的原因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士子没有了等待下去的耐心,便早早地收拾行装,就此回去了。这人一少,是非自然也随之少了许多。
不过,经历了这些事情,人们反而把真正的重点忘了。
五月依然在不知不觉中到了尾声。留给人们的除了花褪残红,也就是那短暂的凉爽了。即将到来的炎热,让原本就有些浮躁的人心,此时变得更为躁动。
对吴县或者苏州甚至是江南士林来说,这种躁动就更为明显了。
因为翘首以盼的诚国公罗彦,所谓的守孝的日子也没几天了。想着即将看到这位的真面目,有些人便已经兴奋不已。
只是,出乎意料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
六月初一。
如果非要找个占卜的先生问问,他一定会告诉你,今天特别适合开业乔迁。如果还想要问点什么,那么你将面对的是一张满带笑容的脸,和一句:“郎君,算卦是要给钱的。”
吴县市中自然不少这样的算命先生,但今天在市中更为热闹的,却不是这些卦摊。
锣鼓喧天的热闹声里,将街上闲逛的行人纷纷吸引到一处匾额上挂着红绸的铺面前边。
一看这个样子,便知道此处乃是真的要开业。
这等大吉大利的事情,少不得向东家讨几文喜钱。怀着这样的心思,一时间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庞大,以至于堵住了往来的通道,只能让更多的人被迫滞留在此处。
但见锣鼓敲了好大一阵,硬是不见有个管事的出来。人们渐渐等的有些不耐烦。看着那些舞狮杂耍的伶人,便开始嚷嚷道:“杂耍的,这开的是什么店?”
只是问了一句,忽然间锣鼓停歇。而那些个伶人也停止了手脚动作,不约而同站在了店铺的两旁。
“吱呀”。店铺的门从内而外打开,走出来一人,却是让不少吴县本地的士绅乡民大吃一惊。
怎的是陆家的二爷?
不约而同冒出这样一个疑问之后,马上有聪明人在人群中喊道:“是墨香居,墨香居居然开在了此处。”
也难怪此人惊讶。要知道以墨香居的大名,便是市中那处位置最好的铺面都可以拿下来。不想只是选择在这略微偏僻的地方。更何况,看着这家铺面,似乎最多也就容纳十来人在里头观看。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可围观的百姓可不管他心中怎么想。一经他将那句话叫出口,顿时很多人开始拍手喝彩。
场面,近乎失控起来。
陆敦义不得不高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