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敦义去的,自然是罗彦如今身居之地。
说起来罗彦也这是为奇葩。至少陆敦义是这么认为的。
带着公主来到江南,撇下人家便去坟茔结庐而居。面对万千江南士子的求见不为所动,对于名儒更是谈不上尊重。偏生这位近期的名声反而越发的响亮。
陆敦义真想问一句还有没有天理。
守孝临近结束,罗彦这段时间也将带来的书都看完了。闲来无事,都是写一些自己的读书心得,或者回顾自己之前的遭遇。陆敦义前来并没有等待,直接进来,罗彦便搁笔抬头。
“进之啊,今日墨香居开业,不想这般遭受追捧。不到一个时辰所有的书籍都已经售卖完了。”
陆敦义这般说着,眼睛却瞅着罗彦的脸,试图看到罗彦有一丝的惊讶或者喜悦。
但是,他失望了。罗彦不是那个没有经历过大场面的罗彦,江南的墨香居也不是那时候长安的墨香居。这种事情,经历过了一遍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了。
“二兄的意思是?”虽然也大致猜到了陆敦义的来意,可是罗彦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听到罗彦的询问,陆敦义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样。原本以为江南的生意最多也就比一般的书铺好很多,但未曾料到居然有这么好。所以,我陆家只怕是吃不下。”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陆敦义心里不知道有多痛。
这里头的利益委实太过巨大了,大到罗彦只要稍微一犹豫,陆敦义就像收回方才的那句话。
但他也明白,他说的,是事实。
直到这个时候,罗彦才莞尔一笑:“我还以为二兄想说什么,既然是这件事情,那么,往后便将你们所得,拿出一半来资助江南的贫寒士子。至于分给谁不分给谁,每年科考前来一场文会就解决了。”
听闻罗彦的话,陆敦义一阵惊讶。他有种感觉,这些事情都在罗彦的预料之中。包括自己今天前来,只怕罗彦都是一直在等着。
想到这里,陆敦义喉头忍不住一动。
“如此甚好,也省得我陆家被人觊觎。其实放弃些许小利,换来我陆家平安,那就最好了。”
看到陆敦义能够忍住诱惑,罗彦点点头,继续说道:“二兄,后天预计的守孝期就满了。到时候还要劳烦二兄带些祭品前来,顺便带来一口大箱子。‘
指了指身后厚厚的几大叠纸张,苦笑着说道:“写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弃之可惜。”
陆敦义点了点头,想着再无其他事情,便就此离去。
三天时间转瞬即至。
要带罗彦从陆德明的坟前回来,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