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有些迟疑。
说实话讲学这件事情,罗彦其实也很愿意做。毕竟,那么多的声望值作为动力,他不动心那是假的。
但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便是,关于讲学的内容,他有些犹豫。
在陆德明坟前守孝三月,罗彦已经将这些年读过的书籍大致整理了一遍。不是他狂妄,只怕现在论起学问,比之一些大儒也不遑多让。
可是问题就在这里。
大儒定然是有自己的一套学问思想。可谓是纵览前人,独出一脉。这些人经过了重重的磨练,这才得到了世人的认可。
罗彦在这段时间也彻底有了自己的思想体系,所以,此时他是超级想将自己的那一套讲出来。然而,他不过是三十出头,便要开始走这条路,委实有些太过年轻。
只要他说出来自己的理论,定然会遭受士林重重的压力。
能够坚持下去,自然就能够成就一代大儒。可是,坚持不下去,那就彻底玩完。
纵使有系统在手,罗彦也不免有些犹豫。
江南士林存在不少像杨说这样的大人物。虽然平日里不会冒出头,可一旦遇到自己这样的事情,估计全都会跳出来。
咬了咬牙,罗彦还是决定,接受杨说的邀请。反正早晚要挨这么一刀,何必等到那些真正厉害的大儒都尽数老去,然后用时间磨资历上位呢。
打定了主意之后,罗彦收起脸上的慎重和讶异,微微一笑,朝杨说老先生一拱手:“杨公盛情相邀,罗彦自然不敢拒绝。既然要在苏州,那就定在半月之后吧。”
罗彦可不敢说就在明日之类的浑话。
自己要做的事情,容不得出半点差错。这半个月,不仅是留给各地士子和大儒前来的时间,也是他留给自己仔细梳理心中所思的时间。
杨说看到了罗彦的犹豫和挣扎,但是也看到了罗彦最后的决绝。心知罗彦定然会全力以赴的他,自然心满意足了。
他已然老了,而罗彦的声名,也不会因为他的几句话便能够再上一个台阶。唯有用这种办法,用自己的影响力将江南士林召集起来,给罗彦一个彻底出头的机会。
这正是杨说提出请求的原因。
“既然如此,那我今日回去,便向江南各地的老友们派送书信了。半个月,想来也够他们赶到苏州了。”杨说这般点着头,随即朝着罗彦笑笑:“好了,既然问题已经问完,我这个老头子就先回去了。好好准备。”
拒绝了陆敦义和罗彦两人的挽留,老先生被宋好问抚着,离开了陆府。
回到正堂之后,陆敦义有些急切地询问罗彦:“进之,这讲学,可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