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三竿,天空中的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空气中弥漫了几乎令人窒息的热气,仿佛要把所有的活物都烧掉似的。
在一座不起眼的村落里,一间普通的土坯房上翻腾着舞动的尘土,屋子内弥漫着阵阵热流,一个衣着素朴的小男孩拉了拉床上熟睡的小女孩。
“妹妹,妹妹,起来吃饭了。”稚嫩的童声在屋内久久回旋,那个熟睡的女娃翻了翻身,睁开呆滞的眼眸,咧嘴叫道:“马~马~马~马……”
“傻缺,就不会说个别的。”小男孩咬咬牙,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拿过一旁的粗布红肚兜抖了抖,灵活的给小女孩套在身上,然后跳到地上,赤着脚,牵着妹妹的手,和气的唤道,“慢点下来吧。”
“马~马~马~马……”女娃傻傻的笑着重复她唯一的话,挪了挪小胳膊,笨拙的就扑了下去。
“嘭。”一声闷响,只见女娃华丽丽的就扑在了地上,并且,还是以面朝下的姿势。
还好那地面是用泥土填的,并不像现代的水泥那么坚硬,所以女娃并没有当场七窍流血而亡。
“哎哟。”
虽说没有七窍流血而亡,但从床+上摔下来也绝对不是轻的,被这么一摔,顿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小男孩听到这声与往常完全不同的痛声,浑身一个激灵,好似猛然听到晴天旱雷一般,吓的人心头突然失神。
毕竟,自打他记事起,这个妹妹除了会傻笑外,不管见了谁都只会叫一大串的“马~马~马~马……”,却是从来没说出过第二句不同的话。
因此,村里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傻妹妹,也因此被小伙伴们送了一个“彪哥哥”的称号。
傻妹妹与彪哥哥本是双生,现年5岁,一个唤昌昌,一个唤清清。
二人眉眼之间倒是有些相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粉粉的红唇,看着很是可爱,唯独美中不足的却是妹妹呆滞痴傻。
“妹妹,叫哥哥。”昌昌赶忙将她扶起,笑嘻嘻的、满心期待的看着她,很是认真的重复道:“我是哥哥,叫哥哥啊。”
殊不知,此时的清清已经换了灵魂,乃是另一个时空的云禾。
云禾闻言,一脸的茫然,看看眼前的小男孩,再看看四周;然后使劲的揉揉眼睛,再看看小男孩,再看看四周。
昌昌看着妹妹这般却是有些着急,又有些担心,心里嘀咕着:妹妹不会摔的变成哑巴,连“马~马~马~马……”也说不出来了吧?!
“清清~”昌昌侧着小脑袋,凑上脸去与她眼对眼的盯了起来。
云禾闻言却还是无动于衷,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