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张氏的话,古勤勤抬头看了看刺目的烈日,貌似大嫂说的一点也不假,这都快两个月没掉点雨星了,确实有点热,但入秋的晚上还是比较凉快的。
古勤勤想着,没有继续接话,见父母进了云姐的屋子,也就跟着进去了。
云姐,即古勤勤的哥哥的侧室云瑞雪,乃是哥哥古家和在六年前的灾荒中捡回来的女子,因古家和一眼便喜欢上了,所以家中便多添了一张嘴。
当然,这其中缘由却是因古家无后,古祥云才起了让儿子纳妾生子的心思,毕竟,正室嫁进门五年时间,肚子却是没个动静,在古代来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半歪楼观点下,张氏再怎么不反对,也只能无奈的哑声同意。
于是,云瑞雪这个容貌气质皆为上等的灾民便为了一口吃食,以及活下去的心念,将愤恨埋藏心底,成为了古河崖村的一员,在第二年产下了龙凤胎。
同时,产下子嗣的云瑞雪也算是母凭子贵,羸弱的小+姐身子算是得到了公婆的呵护,但是,她的日子依旧是如孕后一般独守空房。
不过,这些她都习惯了,除了偶尔会被正室欺负外,她的穷苦日子过的也算是乐得自在。毕竟,有公婆罩着,正室也无法欺负的太狠了。
当然,这些事情是瞒不过清醒后的云禾,但是,此时躺在云瑞雪怀中的古青青却昏迷不醒,无论一家人怎么呼唤,都惊扰不了她睁开眼。
殊不知,此时古青青身体里的灵魂已进入手腕上的木镯中,悬浮在一片蔚蓝的无边大海上,被一只青鸾鸟侧眼鄙视了。
“你怎么是个女的?”青光在空中流动,一只两丈大小的无尾瘦野鸡在云禾的头顶扑腾着飞,那语气尽是不满和嫌弃。
“为什么不能是女的。”云禾扁扁嘴,心中腹诽:丑野鸡,抖什么抖,姐又不会跟你搞bl……
“你才是野鸡,本座乃归元仙府的守护神青凰,要不是看在你个小娃儿与本座有缘的份上,早将你踹出去了。”青鸾鸟微微有些怒意,却并未发作。
“归元仙府?!”云禾心中惊讶不已,没想到这个与老妈手里相似的木镯竟然另有乾坤,内藏传说中的空间,也无怪乎自己会穿越了。
不过,刚才那只没尾巴的野鸡说什么来着?貌似……自己的心思那货都能知道?
正想着,她忽觉心头传来刺骨的寒冷,忍不住的生出一股颤意,立刻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跌进了无边无际的水中。
“莫要对本座不敬,若有下次,后悔可就来不及了。”青凰说着,在她头顶旋转一圈,慢吞吞的道,“行了,本座也不跟你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