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这么一出声,顿时惊的四个孩子齐齐转头看来,只是,双眼一对,他们竟忍不住害怕的后退了一步。
毕竟,他们一直以为这傻子只会喊“马~马~”,没料到今日她会出言问话,而且,瞧那傻子凶巴巴的眼神,几乎是被盯一眼就能变成冰块似的,怯意一生,自然是下意识的就想逃。
看到几个孩子心生恐惧,古青青的目光忽而转柔,她只是不想哥哥与人打架,却没想到被自己这么冷眼一看,竟能震慑住他们。
“张婶家的狗伢子。”昌昌感觉到她手上的力道,以为她害怕,本想抽手冲过去打上一架的念头只好压后,回头看了看妹妹,拍拍她的小脸,安慰道,“别怕,哥哥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古青青一愣,心中暖流涓涓,但是,对于他拍脸的举动却非常不自在,曾经都是她去拍别的小孩,哪里被一个小孩这么拍过。
“哥哥,我们去找爷爷吧。”古青青看了看篱笆院子,以及附近的几户人家,发现古河崖村简直比贫民窟还要贫民窟。
“好,哥哥带你去。”昌昌回头看了看四人呆愣的模样,扬起微微得意的唇角,拉着妹妹的小手回身闭了闭栅栏门,看也不看几人,昂首挺胸的便朝村东的晒场而去。
古青青一路好奇的看着情况,没想到这个村子比她想想中的还要小、还要穷。
整个村子就一条大街,胡同看上去比较多,但瞧那破败的样子估计都没人住,而且,一条胡同顶多三、四户人家。村子像坐落在一个盆地里,南西北三面皆是山,几乎只要一仰头就能隔着矮屋顶看到远处的山头。
若不是哥哥跟她提过出村去镇子上的小路在北面的山脚下,让她相信这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原始地方。
四目远望,村子周围的土地倒是不少,但却没有多少绿色植物,甚至还有很多光秃秃、平到几乎发亮的田地。虽然知道此时是秋收,但瞧着那一层层的梯田,还有哥哥口中“冬天会下雪”的话,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东北。
不过,家中除了粗面外,吃的就是地瓜和豆类,至于大米之类的食物却是没有,也不曾种植。
“哟,这不是昌昌吗?这是带着傻妹妹去哪啊?”迎面而来杨氏挎着满满的一篮子野菜,打量着哥妹俩,眼里闪过一丝嘲弄。
哼,古家的老两口还真会捡,白捡了个狐狸精回家不说,还能添一双这么精致的孙孙,只可惜怀的是双生子,一下胎就出来个傻子。若不是那天听她家男人说古家老头带着傻子去灵岩寺祈福,还有什么鲜花被鸡屎给糟蹋了,她倒是希望这孙子也傻掉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