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耶。”古青青晃了晃小拳头,朝着后面的爷爷笑的欢畅。
“乖孙女,你这是跟谁学的?”庄岚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脸,乐的眉开眼笑,徒添岁月留下的刻痕,如同风吹雨打之后的墙壁。
“哥哥教的。”古青青咧嘴一笑,她可不想再去装那刚开窍的小娃儿了,还是赶紧长大好,不然闷也闷死了。
“奶奶,妈妈呢?”古青青望着后方,不仅没看到云氏和张氏,就连那小姑姑也没瞧见。
“妈妈?这是什么话?”庄岚一愣,摇头失笑的解释道,“那是你娘亲,与你大娘和姑姑去附近挖野菜了,一会儿就会回来。”
“奶奶,我自己走吧。”古青青闻着奶奶发间的汗味道,还有脖颈额头上的汗水,以及被汗水沁湿的后背,她便不好意思再享受这个炙热的怀抱了。
“好好,清清真懂事。”庄岚喜的连连点头,将她放回地上,牵着两小的手,乐滋滋的往家返。
“奶奶,我们家为什么没有种菜呢?”古青青只是想跟奶奶套个近乎,顺便问问别的问题,总不能家里顿顿都吃那种清水泡菜吧。
“旱着呢,种了也没水浇。”庄岚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顶,回答完后又觉得奇怪,这孙女上午还跟个二、三岁的孩子似的,怎么这会儿竟然关心起菜来了?
不过,她却是没想太多,毕竟,一家老小可是花了不少药钱,还在寺庙求了一个月的佛祖,那法海老主持可是说过,孩子只是胎里受了气,只要倍加呵护,终有醒转的时候。
“奶奶,我给妹妹讲了好多好多瞎话(故事),是不是可以做蛋花给我吃?”昌昌看看妹妹,再期期的望着奶奶,他可是记得家里的那只老母鸡昨天又下了一只红皮蛋。
“好,奶奶一会儿给你们做。”庄岚笑的满脸褶子,心里却乐开了花。
古青青看着老人的笑容,本还想再问些事,但稍作思索,便放到了一旁,反正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若是自己操之过急的问多了,说不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将自己当成什么怪物。
殊不知,今日遇上杨氏那张喇叭般的嘴,根本没等到天黑,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傻子的病好了,同时,也更相信灵岩寺的神佛有灵,看在庄岚婆媳心诚的份上,还了他们一家人的心愿。
祖孙三人到家,庄岚便进厨房添水打蛋花,而昌昌则拿了小板凳拉着妹妹端坐在桌旁等着,瞅着热气腾腾的灶上,静静的望着奶奶弯腰打蛋、搅拌的身影,不过片刻功夫,一只鸡蛋便变成了两碗稀稀的蛋茶。
待两小喝饱的时候,天色已经灰了下来,便宜爹已经挑满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