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静静人悄悄,虫鸣轻轻如晚歌,时间悠悠而过,不知不觉中已然是黎明。
折腾了自己一夜的古青青终于无奈的进入睡眠,甜甜梦乡还没享受够,便被哥哥唤了起来。
“妹妹,赶紧起床,今天十六了,奶奶要去赶大集,我刚问了,咱们也可以跟着。”昌昌激动不已的说着,习惯性的扯了红肚兜就往她身上套,显然,这事往日里做多了,一时想改掉有些难。
古青青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眸,幽怨的看着那条红肚兜,撅着小嘴道:“哥哥,我现在都没病了,也不会尿裤子了,不想穿这个,还是跟昨天一样,让我穿你的吧。”
昌昌低头不语,看着自己弄脏的衣服,小脑袋转了一圈,慢吞吞的建议道:“哥哥的衣服太丑了,要不,你穿姑姑的吧。”
“大侄女,在磨蹭啥呢?快点出来了。”
未等古青青说话,姑姑已经小跑着蹿了进来,看着她光溜溜的模样,也没觉得多奇怪,一把抓过昌昌手中的红肚兜,非常麻利的硬给她套上了。
“姑姑,我能不穿这个吗?露着后面会被蚊子咬的。”古青青小嘴直抽搐,不知是该庆幸自己落到了好人家,还是该怨曾经的自己多无能。
不过,曾经这么傻的身子都没被一家老小扔掉而早夭,还被如此呵护,这份是她意想不到的幸福。
“中午就热了,先穿着吧,等大集回来,让云姐给悔件新衣。”(用大人的衣服改小而成的衣服)
古勤勤说着,转身捞了一把木梳子过来,手指灵活的绕着,很快将她的头发绕城两个冲天髻,然后手臂一揽,便将她横抱了出去,“哥,还是把清清放车上推着吧。”
于是,早饭未吃,古家和便用独轮拥车推着昨日新收的两袋马豆子和两个孩子,与侧室云瑞雪和母亲庄岚,以及妹妹古勤勤,六人伴着朝阳往麻沟寨小镇上赶去。
留在家里的张氏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嘴唇直哆嗦,跺了跺脚转身进厨房给公公做早饭去,心中却咒骂不停:你个骚狐狸,不就是识得几个臭字,会几个数算吗,有什么了不得的,呸!等老娘有钱了,想买啥就买啥……
是呢,每次赶大集,他们都会带上云瑞雪这个有文化的大家闺秀,一来看点消息,二来帮着算算银钱,至于张氏,除了冬天地里不忙,闲时才会让她去大集上溜达一回。
可是,大集每月只有三回,还得每逢六才是,一年下来,张氏能去的大集最多不会超过五回,与云氏这个侧室相比,她心里自然是极不平衡的。
刚出堂屋门口的古祥云看着儿媳那跺脚的动作,祥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