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望望消失的孩童身影,再看看正在拍打衣服的奶奶,这种莫名其妙被撞的事总会让人心里不舒坦,再想到电视里常播的那些狗血贼人的戏码,她不去多想是不可能了。
“奶奶,是不是丢了东西?”古青青试探的开口问,她不希望刚刚卖掉两袋粮食换来的两吊钱还没捂热的功夫就成了别人的。
“没。”奶奶想也不想的就说出了口,下一刻摸上腰间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钱袋丢了!”
庄岚说完,下意识的就看向刚才那个孩童离去的地方,可哪里还有人的影子,心里的不快瞬间又增了一成,甭提有多郁闷和晦气了。
“娘,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那小贼。”古家和说着,转身便欲离去,却被云瑞雪一把拉住。
“甭找了,那伢子早跑没影了,到哪里找?走吧,去绣庄把东西卖了,看看能得多少。”云瑞雪微微摇头,话语柔的能滴出水来。
“唉……”庄岚叹息一声,丧气的点了点头,虽然包裹里的络子不值钱,但总比一点收入都没有的好。
昌昌与清清爬上推车,一人坐一边,由父亲推着往前走,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家店铺,远远望去一片粉嫩鲜艳的颜色,里头有不少姑娘和妇人在选东西,那正是绣庄。
到了近前,古家和便在店外看着推车,奶奶则领着他们两个进了店,云瑞雪挎着包裹走到柜台那里,轻轻一放。
“两位嫂+夫人好久没了,是不是家中太忙了?”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斜了眼篮子,那脸上的二分笑容瞬间又添了一分,目光随即扫了两个孩子一眼,就忙着查看货物去了。
听这女人的话,古青青知道两人是这里的常客,可再瞧着那女人阴恻恻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很职业,但是,里面估计有阴招。
常言道:一笑三分到,阴招上前抱。不用问,这络子的收购价可能要被狠狠的压一番了。
不过,古青青不知道这里的物价,也不好多言,只能静静的等着,默默的听着周围人的谈话,目光细细的打量着店内的情况,那些绣品绳结之类的东西根本不能引起她的兴趣,唯一能吸引她目光的也只有角落里的几张花样纸。
毕竟,一个学机械设计的向来对图形和数据敏感,便将几张纸看在了眼里。只是,这个时代的花样都很普通,如果不是针线活好看,根本没法与现代的东西相比。
“奶奶,那个画能卖多少钱?”古青青脑中一闪,拽了拽奶奶的衣角,懦懦的指着花样问。
“几文钱一张吧。”庄岚笑着摸了摸她的发丝,“你现在还小,先不学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