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跑进内门的古青青立刻顿住了脚步,听奶奶这话,她知道家中许是借了这豆儿娘的银钱了,所以对方才会上门来要。
她一犹豫,快步进屋换了身带补丁的干衣服,转身又跑了出来,还没等她蹿出栅栏门前,就被云氏给拦住了。
“清清,回屋去,娘给你量量尺寸,改件像样的衣服。”云氏自是不想让豆儿娘瞧见女儿完全康复,指不定要债的人家会一个接一个的上门,那婆婆光应付他们也有的累了。
古青青自知这么小的身体也帮不上什么忙,自然是跟着回了屋,配合云氏量尺寸,再用大人的旧衣缝出合身的小衣。
不多时,庄岚便送走了豆儿娘,唤上女儿,挎着篮子出了门,去野外挖野菜了。
待云氏丈量完毕,便道:“如今你已懂事,赞且在一边瞧着,将来也好学了做衣服穿,哪日嫁了出去,也没什么愁事。”
听这话,古青青侧头翻着白眼朝虚空吐了吐舌头,自己不过才五岁,哪里急着要嫁人了,真是的。
“娘,买的纸呢,给我几张,我去将佛祖传下的东西画来给奶奶看。”古青青对做衣服可不感行去,虽然同是图纸,但她的审美眼光就是那种闪亮亮的机械眼,真要能做出来的话估计很板很难看。
“佛祖传了你啥?莫要说的那般神秘,你连个字都不认得,能画出什么东西来?竟让你奶奶同意买了些不能吃喝的纸张回来,连家中欠的账都不记得还了。”云氏奇怪的笑看着她,手上的动作停了一停,随即起身翻了翻包裹,将买来的十张便宜宣纸取了出来。
“你就别管那么多了,给我两张便好。”古青青一把抓过,抽了两张铺开,转身小跑着去了厨房,掏了掏锅底,捡了几块未燃透的柴禾,在灶旁画了画,勉强的点点头回了屋。
古青青将宣纸一叠,趴在床上有模有样的画了起来,先是画了一个三垄的播种机,想想又在另一半上画了个单垄的样式,随后又在空闲处画了一个敲杆葫芦和驴滚子。
她见过别人家的晒场,场里的大豆都是用棍子捶打,连那种简单的碾压工具都没有,着实费力。
不过,即使有了大的碾压工具也没什么大用,整个村里竟然连头苦力的农畜都没有,可想而知村民得平白耗时耗力不说,甚至会耽误了播种的最佳时间。
所以,这也是她觉得单垄播种机更适合人力拉着播种的原因,而那种三垄的,她则考虑做出来卖给有农畜的人家,多少能换些银钱回来吧。
云氏看着她粘了灰的小手,还有她画出来的古怪东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瞧她那画的动作和沉思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