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云氏见公公转身便走,连忙扯了一下,“那石滚子很重,带上东西做好了拉下来,或者多喊个人一起去吧。”
“没事,先挑一块推回来,晚上再做。”古祥云笑笑,转身便出了门,直到日头沉下才推着一块较远滚的大石回来。
夜幕降临,古家的人陆续进了家门,做饭的做饭,洗衣的洗衣,古青青也穿上了整改后的新衣,坐在不远处看着爷爷“乒乒乓乓”的凿石头。
“老古叔,你凿快石头干嘛哩?”晚归的邻居瞧着他凿的那么卖力,好奇的看在篱笆外瞅了两眼,却没好意思说爷爷弄出来的动静太大。
“制个滚子用。”古祥云头也不抬的继续敲打,碎石渣子溅的到处都是。
“还以为你要做石磨呢,头一回见这么小的磨坨。”邻居家的男人看着石头上一道道凿出来的沟,怎么看都有点像村头的大石磨,却比石磨小了很多号。
“磨坨……”古祥云的动作一顿,可不是嘛,这东西还真像小磨坨,不过,村头的大磨坨一个人根本推不动,也只有都忙完的时候,才会两家人合伙推着碾粮食。
古青青拖着小腮望了望篱笆外的中年男人,琢磨着哪里有石磨,自己好去瞅瞅,到时闲下来让爹推豆子做豆腐吃,吃不上的拿去换银钱。
这般想着,她便起身匆匆到了厨房门口,看到正在煮骨头汤的奶奶,又看了眼里面切菜的张氏,才问:“奶奶,家里现在能做豆腐吃吗?”
“清清想吃?现在还不是时候,做了吃不完会坏掉,等天冷了再做给你吃。”庄岚慈爱的看着她。
古青青点来点头,又接着摇了摇头,想来这豆腐是家家都会做的东西,卖出去估计也是小利润,说不定卖很多盘豆腐也赶不上卖一台机械的利润多。
在她想来,去费事的赚众多小钱,不如赚有钱人的一笔,省时省力又省事,这也是她当初选择学机械专业的一个原因。
但是,在这个物质材质皆落后的时空里,想要造出一件现代化的机械那是很难实现的,尤其还是一个有欠债的家庭,就更难买到好材料了。
“吃不上的卖掉不就可以了?”古青青犹豫了片刻,嘟着小嘴盯着冒热气锅盖,狠狠的吸了一口飘出来的骨头汤味,她脑中立刻又闪现出一种新的图纸,顾不上听奶奶的回答,上前抽了一根带火星的柴禾棍转身就跑了。
古青青直接跑进了卧室,将房门一插,朝外面喊道:“娘,没重要的事别来喊我,佛祖又给我传话了。”
“……!”云氏无语的看着关上的房门,脑中闪过一道烟雾,她刚刚好像看到女儿拿着带火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