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石榴等的就是大婆婆这句话呢,被她一邀请,当即就抱着肚子笑嘻嘻的迈了进来,眼珠子快速的四下扫了一圈,便直奔厨房。
途径大伯身边,却很礼貌又客气的问了一句“大伯在忙啥”,然后连人家的回答也没听便来到了厨房门口,瞄着屋内有些赌气的张氏,依然客套的招呼:“张姐可真忙呢,怎的没让云妹妹来帮把手?”
对于夏石榴来说,张氏在她眼里就是一只会叫却下不出蛋来的鸡,好好的家不会把持也就罢了,还有事没事的给侧室添堵,若不是有大娘这个主家的能人给压着,说不定那俩孩子早就夭折了。
所以,看着堂兄侧室云氏知书达礼的份上,为了自己孩子出生后能有好的教育,她还是很赞成自家婆婆的看法——云氏不是普通的女人,能交好莫得罪。
想到云氏,自然就想起那对龙凤胎,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暗暗希望生出来的是儿子,免的自己婆婆甩脸子给她看。毕竟,整个古河崖村里就没有第二个像庄氏这般儿女平等对待的婆婆,若是可以,她真想自己也做妾算了。
当然,这仅是一时的想法,真要让她做妾,她却是不会同意的,虽然一夫多妻实属平常,但是,又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夏妹妹啊,怎的站门口了,快来屋里坐吧。”张氏脸色阴沉的说着,目光却有些怨恨的盯了眼她的肚子,心道:不就是怀了个破娃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明知道自己与云氏不对付,还偏偏这般说,这摆明了是来给自己添堵看热闹的。
不过,想归想,张氏却没傻到将心里话直接说出来的地步,而且,更是绝口不提云氏半点,手头的活忙的看起来更忙了。
“诶。”夏石榴笑着应声,直接无视她难看的脸色,迈着水肿的脚跟着庄氏进了侧屋。
“侄媳先在屋里坐会儿,大娘的家中忙完了便会来陪你聊会儿。”庄氏推门而入,说的很客气,但话里话外都不是很待见来人。
庄氏不待见她也是有原因的,且不说嘴馋是孕妇的通病,就那一进门挑唆儿媳给妾侍添堵、让家宅不宁的行径,庄氏是最反感的。
毕竟,自己也是从儿媳变成婆的,自个婆婆活着那会,兄弟两家可没少闹腾,尤其是自个那婆婆不喜孙女的观念,竟是硬生生将自己刚出生的大女儿卖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而现在,让她值得庆幸的是小女儿出生的时候,两老已经去了,可自己生的小儿子也被灾荒夺了性命……
“诶。”夏石榴笑的有些不自然,可想想刚闻到的肉味,怎么也是要留下来的,随即换了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