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去不去?”古青青神秘的笑着眨了眨眼,催促道,“去的话赶紧穿衣。”
昌昌看了看微亮的天色,麻利的穿好衣服,牵着妹妹的小手出了门。
只是,两人刚跨出门口进院子,就引来了大人的目光,早起的爷爷和父亲正撩了两把水,脸都没擦干就摸着镢头和铁锹准备外出的样子。
“昌昌,起这么早?带妹妹去哪儿?”古祥云看着两人笑嘻嘻的模样,好似要去做什么高兴的事。
“爷爷,早晨不热,让哥哥陪我去村里玩会,您跟爹这是要下地吗?”古青青一拉哥哥的小手,走到他们跟前,瞅了眼农具。
“嗯。别跑远了,早点回来吃饭。”古祥云摸了摸下巴上的毛,将铁锹扬到肩上。
“爷爷,我们能跟您去地里玩吗?顺道还能挖些野菜什么的。”古青青说着,小手一松,回头跑向厨房门口,提起姑姑挎着的小篮子,虽然觉得有点重,但却没喊出来。
“妹妹,你……认识野菜吗?”昌昌小嘴一厥,本想问“你不是说有好吃的吗?”,但在瞧见妹妹朝他眨眼,便换了问法。
“你妹妹可是受佛祖点化的,有什么是她不认识的?”张氏一出门口,冷眼一个斜扫,那口气跟吃了枪+药似的。
昨晚的饭后,她可是听老爷子和老太太念叨了不少,这小贱+人一开窍就懂很多东西,还能与佛祖沟通,获得什么种地的新农具。
哼,她可不信佛祖有那么好,会闲着没事跟个毛孩子沟通,若是佛祖真开眼,为什么不让自己怀个娃呢?她琢磨着开窍这事儿指不定是什么鬼物上身,要么就是什么邪祟的东西借尸还魂也说不定呢……
不过,这些埋汰的话她却不能说给公婆听,只能自己闷心里防着,只要这小贱+人不折腾自己,那么也乐得见她折腾别人;再说了,挖野菜这事,小东西想去更好,以后还剩下她们几个大人跑出去受累呢。
“大娘,你小点声,佛祖听到你这般张扬,会收回他的善心,甚至是降下灾祸,那咱家……”古青青说着,小脸上惊慌一片,躲躲闪闪的望着天空,脸上的害怕异常明显。
张氏看着她那恐慌的模样,心头突突直跳,对于佛祖是否存在,她虽不全信,却也不敢太造次,尤其是公婆两长辈可是非常信佛祖,所以,她再质疑,也不敢大声说出来;更何况,昨晚公婆还有叮嘱,孩子开窍就这么聪慧,千万不可在人前太张扬。
“来,把篮子给爷,爷给你挑着。”古祥云见她小心害怕的样子,再瞧瞧那大柳条篮子,上前几大步就拿了过来,往镢柄上一挂,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