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此时灾荒刚过了三、四年,地里到底有没有豆虫,古青青一时难以确定,但是,她明明看到家里有犁子却不用,爷爷和父亲竟是扛着镢头和铁锹来翻地,她有些不解,哪怕村里没有牛,到外村借一头回来不就好了?
殊不知,目前有牛的都是大村子,村中土地同样需要耕种,想借也得等本村用完了,才会轮到外村,而他们家本就欠债,哪里还有余钱去租耕牛回来,再者,等到租回来的时候,怕是已经耽误下种了。
所以,家家户户都会趁早晨有水雾、地湿的这会将地翻了。
“嗖~”
地头的挨刺槐中传来一声轻响,引的古青青连忙转头去看,细瞧之下,发现竟然又是一种好久未曾吃到的野味了。
古青青抬手欲去捏住那只蝗虫,昌昌连忙出生阻止:“别,蚂蚱会蹬人,还会咬人,不好玩。”
“没事,我知道。”古青青回了一句,小手迅速捏上蝗虫的后蹬关节,一下就捉到了,然后将后蹬一掰,回头朝他笑道,“哥哥,这个‘蹬蹬山’可以烧了吃,还可以炒了吃,炸了吃,可香了。”
“这是虫子,还香?真恶心。”昌昌拧着小鼻子,嫌恶的看了她手中的蚂蚱一眼,随即弯腰抽了一根草梗,拿过妹妹手里的蚂蚱,将草梗从蚂蚱的后颈穿过,这才递回她的手中,“捏着这头玩,就不会被咬到了。”
古青青看着他的动作,只当他要帮自己收着,没想到他竟是怕自己被咬到。
“哥哥,多抓几只,一会儿爷和爹来了,咱们收些豆叶烧了吃。”古青青将手中的草梗捻了个圈,笑着与他商议。
“不抓,蚂蚱嘴里会吐尿,你要是饿了,我领你回家吃饭。”昌昌摇摇头,坚决不干。
“我要吃,我自己抓,你帮我拿着,如何?”古青青无语的瞥向远处,望着别人地里正在翻地的人影,心道:这孩子不会是胆小,怕被后蹬上的刺给扎着吧?
“不许,等爷和爹来了,我陪你去挖野菜。”昌昌瞅瞅她手里的蚂蚱,纠结的转头看向来时的路,望着走来的爷和爹,他真不想去挖野菜,那都是女孩子干的事,让他一个男孩子去干,真是掉价。
不过,为了让妹妹放弃吃虫子的想法,他就委屈一回,陪着挖野菜吧……
“昌昌,你怎么抓蚂蚱给妹妹玩,咬着了咋办?快扔了。”古祥云还没到跟前,便瞧见孙女手里的东西,顿时一惊,立刻朝孙子责问起来。
“爷爷,不关哥哥的事,是我自己抓的,这个蚂蚱可以烧着吃,比肉还香。”古青青笑着接了话头,她可不想这小正太因为自己而受责备,哪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