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说什么,快睡觉去吧。”张氏紧挨着昌昌,立刻侧头厉声喝止他出声打断。
“哥哥,我困了,咱们回屋。”古青青斜眼漠然的扫了张氏一眼,拉起昌昌的手往屋里走去。其实,听到这里,她已经知道家中新增的债务尘埃落定成事实,想要与马地主那boss直接战斗的话,恐怕只有战败一种接过。
不过,此时不在佃马家的土地也算是一种幸事,不用再担心还会有其他债务增加。当然,若是能一举扳倒马家更好,可是,债务累累的家里哪有什么资本去斗地主?
两人刚进屋,云氏便跟了进来,放好蚊帐,又转身出去端了一大盆水进来:“昌昌,带你妹妹进来洗澡。”
“好嘞。”昌昌应声,三下五除二的便脱了个精光,随即扑到妹妹的身上就欲给她解带宽衣。
“干嘛?你先去,我一会儿自己来。”古青青忽见一头白花花、类似烤乳猪的东西跳过来,本能的就一个翻身躲到了墙根下,这才回味过来母亲刚才说的洗澡一事。
“你怕什么?又不是一回两回了,以前都是哥哥我帮你洗的澡啊,两人一盆水,还省下娘多跑一趟腿。”昌昌一怔,小脸上挂满了失落——他,被妹妹嫌弃了。
古青青一听这话,真恨不得立刻钻进墙缝里去,不过,想想现在的小身体,貌似也就没那么多事了,反倒是自己把事情想歪了。
“哥哥,天热汗多,两人一盆水洗不干净的,你先洗,我帮你搓背,一会儿让娘多换一盆就行了。”古青青瞅瞅大木盆,脑中浮现出两个孩子挤在水盆里的情景,嘴角就忍不住的抽了抽。她知道家里的水都是从村前的水井挑回来,但也没必要这么省吧?大不了分成两份,根本不需要混在一起。
只是,她却忽略了未清醒之前的情况,痴傻的古青青根本不能自理,所以,云氏才会让他们俩挤一个澡盆。
“哦,那我去跟娘说一声。”昌昌愣愣的点点头,转身小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引着云氏进了屋,又多添了一盆洗澡水。
昌昌欢喜的进了澡盆,往水里一趴,像只狗崽似的拨弄着水,玩的欢喜不止,云氏看看儿子,朝女儿招招手:“来,娘亲给你洗。”
古青青张了张口,看着母亲那张朦胧的脸,来到她的跟前,没有再多说什么。云氏利索的给她脱衣,然后抱进水盆,从上到下洗了一遍,扯过一件薄大衣,将她裹了抱回床上,然后端了木盆出去,便未再过来。
古青青缩在薄大衣里假寐,一边听着哥哥玩水的声音,一边摸索着手腕上的木镯,再次寻思起那如梦一般的海,以及所谓的仙府传承,不